朱之文进城4年后真正接触音乐,参加《星光大道》后拥百万歌迷

时间:2020-06-24 15:12:01 编辑:ylbb1xh/ 浏览:

  在鱼龙混杂的娱乐圈,挤进了不少草根明星。

  草根明星,顾名思义说的就是那些社会底层出身,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借由某个机遇受到大众关注的明星们。

  如包工头阿杜,农民工兄弟组合旭日阳刚。

  咱今儿聊的人相信许多人也并不陌生,大衣哥朱之文。

  朱之文大衣哥的名号怎么来的呢?

  他本身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也没什么好衣裳,平时走亲访友,全国各地参加比赛,最好的一身衣服就是一件军大衣。

  谁承想,就这样一位大衣哥,参加《星光大道》后是一炮而红,甚至还登上了2012年春晚的舞台。

  人常说,人怕出名猪怕壮。

  这刚火了,就开始挨骂了。

  朱之文表哥说:“我孙子给我打电话,说三爷爷(朱之文)离婚了?”

  消息一出,外界议论纷纷,有人说朱之文膨胀了,也有人说子虚乌有的事儿。

  那么,摘下“明星”二字的朱之文,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又是如何屌丝逆袭的呢?

  朱之文,出生于1969年山东省菏泽市单县的朱楼村。

  父亲不是什么乡村音乐教师,母亲在文艺上也没有任何才华。

  朱之文祖上三代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别说他有什么音乐基因了,他连学都没正经上过几天。

  朱之文十一岁那年,父亲就走了。

  母亲一个人将他们兄弟姐们七个拉扯大,家里穷的饭都快吃不上了,更别说上学了。

  每天接触最多的就是眼前的黄土和背后的蓝天。

  不过,据说那会他就喜欢哼唧哼唧的,村儿里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唱歌。

  反正嗓门挺大,于是大家伙就叫他“朱大嗓”。

  转眼间,朱之文就16岁了,和村里的青年一样进城打工赚钱养家。

  当时,他就去了北京。

  据他自己说,他是在进城4年,也就是20岁的时候才算真正接触到音乐。

  有一天,他去了旧货市场,本来也没什么积蓄,就寻思给家里带点城里的稀罕东西。

  结果在一个音像店里,听到了录音机里传来的音乐声,这一听脚就挪不动道了。

  最后,他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整整15块钱,买下了这个录音机,最后还求着老板送了他一盘叫《中华大家唱卡拉OK》的磁带。

  要非说朱之文的音乐老师,那非这个录音机莫属了。

  虽说有个录音机能天天听着、唱着。

  那也不可能唱到那么出神入化的地步吧?

  这朱之文可不是一般人,他拿到录音机后简直是如获至宝,听得那叫一个如痴如醉。

  据他自己说,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子劲儿,白天打工也唱,晚上人家都累的躺下就睡,他还是唱。

  2011年的一天,他正在工地上干活,老板走了过来对他说:“别干了,跟我走”。

  朱之文一听很紧张,还以为是自己活干的不好,老板要开了他。

  原来,老板看电视,无意中就翻到了一个选秀节目《我是大明星》。

  听了几句后,他就突然想到自己工地上有一个小伙子,天天没事就爱唱歌,而且唱的还不赖。

  听老板这么一说,朱之文心动了,可参加选秀得回山东,他连路费都凑不齐。

  老板得知后,二话没说,直接承包了路费,并说:“你肯定能火”。

  就这样,朱之文第一次登上了舞台。

  初次登台的朱之文,一开嗓就一鸣惊人。

  台下观众都坐不住了,喝彩声是从头到尾经久不息。

  台下的评委,就三字,不相信。

  评委:“这是哪个专业团体,你为什么打扮成这样来?”

  朱之文解释后,几个评委还不相信,巴不得里里外外都检查一遍,好确定他就是个农民。

  毫无疑问,朱之文拿下了年度总冠军的头衔。

  参加这种草根选秀节目容易,但要登上春晚,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紧接着,朱之文参加了《星光大道》的年度总决赛,一举获得了第五名。

  全国观众都认识了这位演唱朴实又专业的大衣哥。

  没多久,他演唱的视频就被转发到了网上,一夜间朱之文拥有了上百万歌迷。

  凭借网络上超高的人气,2012年,朱之文就登上了万众瞩目的春晚。

  成名的速度之快,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从一个灰头土脸,说话都有点磕巴的农民工,一夜之间就成了西装革履的大明星。

  这感觉跟彩票中了头奖没什么区别。

  许多人都会觉得,这种数钱都数不过来的日子,想必朱之文早就乐开了花。

  有一次表演过后,主持人问:“你现在红了,是明星了,你现在的生活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么?”

  朱之文回答说:“没出名的时候想在哪唱在在哪唱,现在出名了太累了,累的快不能活了。”

  而且,他多次在节目访谈中提到,自己还是希望守着三亩薄田,简陋的房子过活,情愿这一切从来没发生过。

  这话,貌似有点假,当明星怎么着也比种地强吧?

  难道他受了什么不寻常的委屈?

  首先,就是他成名后被疯传的被“离婚”。

  说是他成名之后,看家里的糟糠之妻不顺眼,休了,另娶。

  一号另娶对象,是于文华,就是唱《纤夫的爱》的那个。

  据说还是于文华在网上看到了大衣哥的视频,自己找上门,从此二人是出双入对。

  无论是表演,还是上访谈,二人形影不离。

  这件事儿压根儿就是一件子虚乌有的事儿。

  于文华是被朱之文追求梦想的精神感动,愿意提携和帮助他,也算是朱之文的贵人。

  二号另娶对象,就是”草帽姐“。

  相信不少人,对草帽姐有所了解,她也是一个草根明星,经历和朱之文也很像,也喜欢在田间唱歌,后来参加选秀节目被发掘了出来。

  因为唱歌喜欢戴一顶草帽,人称“草帽姐”。

  二人出身相同,还都喜欢唱歌,惺惺相惜日久生情,有点感情也正常。

  但是,人家朱之文压根儿就没想着离婚,更别说另娶对象了。

  朱之文曾说:“穷的时候,媳妇把头发剪掉卖了100块钱给我治病,你说你咋能不要人家?”

  朱之文不但没有离婚的想法,对妻子也是感恩戴德,不离不弃。

  除了不定时传点绯闻,老朱还有别的烦恼。

  原来,从成名开始,老朱几乎就没回过老家,他在北京天坛东门的一个小区和几个同乡一起租了一间房子。

  每个月房租2800.两间卧室摆了五张床。

  这样的环境,对于一个明星而言,的确寒碜了点儿。

  曾有记者问:“有钱了干嘛不买几套房子”?

  朱之文说:“钱多钱少够花就好,我也不想要多少钱,我情愿不要钱,还不如回农村种地,外面再好,你也得要家”。

  对于朱之文而言,家就是家,别的地儿都只是一个落脚的地儿。

  他和大部分北漂一样,租房子,挤地铁,赚到的钱都攒着。

  不过这些他攒出来的钱,对他而言也是一个麻烦事儿。

  2012年,朱之文刚成名的时候,参加了不少演出。

  有一次演出很特别,不仅让他在公益界名声大噪,还让他这个大衣哥脱下了一举成名的大衣。

  当时,在山东朱之文遇到了一个得白血病的小孩,活不长了,需要一笔钱换骨髓。

  朱之文刚成名,也没啥钱,但又想帮助这个孩子,怎么办呢?

  这时候一个综艺节目找到了他,说他能通过拍卖大衣的方式去救助。

  老朱一听,还有点纳闷,就这么一件30块钱买的破大衣还能卖钱?

  他二话没说,就一个字,中。

  当时现场的气氛那叫一个感天动地,老朱也为之感染。

  他没和任何人商量,当即决定自掏腰包再捐10万。

  其实,当时朱之文一看有五个小孩去看病钱不够用,一激动就捐出了10万。

  这件大衣最终拍卖了51.8万的天价。

  大衣哥侠义衷肠,热衷公益,本来挺好的事儿,却又给自己惹上了麻烦。

  首先,就是质疑炒作声出现了。

  据说节目录制前,他要卖大衣的消息就被放到了网上。

  当时有不少人质疑他炒作,话说的都特别难听。

  有人说:“你又不是什么值得收藏的人物,可笑。”

  也有人说:“炒作自己以此发财,滚回老家去吧”等。

  他身边的朋友就认为,他是被人利用了,替别人背了黑锅。

  替他委屈的同时,还劝他别再捐那十万了。

  朱之文却说:“我不管,只要对小孩有好处就行了,我说出去的话拨出去的水。”

  10万块钱对于刚成名的朱之文而言,不是一个小数。

  但他言出必行,第二天早上就把钱汇出去了。

  可没想到,第二个麻烦接踵而至。

  穷山恶水出刁名,一个人可以无耻到什么地步?

  这时候开始,他就成了别人嘴里年过千万的有钱人,原本穷得没亲戚愿意来的家,开始有了络绎不绝的人来拜访。

  邻里乡亲也和他走的近了,这又是为何?借钱呗,而且还不还。

  有的村民说,朱之文的亲戚和他借走四五十万也不还,盖楼,买车,但就是不还钱,因为知道他有钱。

  朱之文借钱也没有什么底线,只要有人借钱,大部分他都会借,多少都给。

  有记者采访一个村民,问:“你和他借的钱还了么?”

  村民:“没还,他的钱都花不了,谁还想着还给他。”

  朱之文成名后,也赚钱了,反而好几家到现在都不搭理他。

  同一个人借钱借了五六次,朱之文就说:“你老是借也不还,我不借了。”

  只要不借钱,这帮人立马就不搭理他了。

  对此,朱之文说:“我也是人,我也是有感受的,人和人打交道太难了。”

  据说,村民们之所以把朱之文当成摇钱树,冤大头,除了他的公益捐款,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成名后给村里办的几件实事。

  朱楼村的一个小广场上,老朱用出名后赚的第一笔钱三万块钱,添置了健身器材。

  她说,看到城里人都在积极锻炼,他也想让村里的大人小孩都聚集在一起联络感情。

  朱楼村村口有条路叫之文路,也是他掏腰包50万修起来的,村民们还给他修了一个碑。

  对此朱之文说:“我不愿修这个碑,也不想出名,死人才修碑呢。”

  除此之外,他还解决了村里的灌溉和用电的问题,光是变压器就花了五六万块钱。

  要说老朱这人的确不错,成名不忘本,为家乡做了这么多好事。

  可这一切,却没给他带来什么好名声。

  记者采访村民:“他修路你们感激他么?”

  村民:“就修这么一点路,有啥感激的。”

  记者问:“朱之文又修路,又修了村里的学校,你们对他怎么感谢?”

  村民:“他才花几个钱,九牛一毛,他要想让我说他好,给村里一人买个小轿车,一人再给一万块钱,谁都说他好”。

  这话说的,估计换了谁都得心凉。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人惦记着他的钱,隔三差五的找上门,这让老朱也特别头痛。

  乡村大舞台,朱之文得知后想赞助一些,村民一开口就是200万。

  对此,朱之文说,有这些钱我还不如投资敬老院呢。

  总之,他一直承受着村里人的抱怨,不领情,一个人漂泊在外,辗转于各个演播室。

  用他的话说,心里真不是滋味,空落落的。

  他曾说:“我特别想回家看看我的老婆,孩子,左邻右舍,在南边那个小树林里自由自在的唱歌,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朱之文曾透露,自己的年收入高达1600万,却活成了名副其实的“失败者”。

  随着钱越赚越多,儿子小伟一天也不“学好”,成天就想着花钱,以至于上小学了都写不全自己的名字。

  朱之文外出演出的时候,儿子就逃学在家晃荡,请家教、找托管都无济于事。

  儿子辍学后,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游戏上。

  女儿雪梅也不喜欢读书,初中毕业就开始闲在家里,每天要做的事儿就是吃吃吃、买买买,本来挺清秀的一个姑娘,生生长成了体重近200斤的一个胖子。

  干好事不被理解,一双儿女也活成了别人眼里的笑柄。

  一次采访,朱之文表示,儿子在家种种地,娶个媳妇儿,这辈子就知足了,女儿找个好婆家就成。

  家境优渥,本该是孩子们闯荡路上最大的靠山,谁承想,却成了最大的绊脚石。

  可悲,可叹啊……

Tags: 朱之文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 相关推荐
  • 娱乐
  • 时尚
  • 健康
  • 汽车
  • 科技
  • 体育
  • 财经
  • 美食
  • 图片
  • 视频
  • 滚动
  • 常识
  • 科学
  • 旅游
  • 家居
  • 星座
  •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