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贝尔拍中国版《阳光姐妹淘》网友不买账,称其太烂

时间:2021-06-18 编辑:7aa1/ 浏览:

  我一直以来都好奇一件事,大家在对于包贝尔的创作态度上,有多少是理性审视,又有多少是偏见?

  趁着中国版《阳光姐妹淘》上映,我和他约了一个深度采访。

  翻拍《姐妹淘》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包贝尔自己不知道吗?

  他知道。

  “我(做导演)太新了,拍《姐妹淘》这样的电影,不是找死吗?你怎么拍都会被骂,拍得跟原版一模一样你会被骂,大家说那你为啥要拍?但你不按照原版拍,也会被骂,大家说人家拍那么好,你改得什么玩意?”

  可你说包贝尔对这件事没有自己的对策与方法论吗?

  他也有。

  “我的能力未必会拍过原版,但原版本身就是最好的模板。我们当时定的想法就是如果能想到比原版好的点子,那我们就拍,如果想不到,我们就按照原版拍。我真的是把原版和其它国家的翻拍版都下到我的iPad里,我现场每拍一场戏,我都去比对。”

  问题这就来了吧,在包贝尔身上,导演这个职业到底是什么?他怎么学习并增长导演能力?还是说,包贝尔只是因为行业环境和个人遭遇所限,被迫当上了导演?

  “如果有100个人,或者有1000个人,甚至有一万个人说你是XX,你还会干这一行吗?我觉得我还会。”

  他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与坚定,一点不掺假,但他头顶上盘旋的争议与悖论也从未消散,“我觉得我自己的委屈更像是《狩猎》那种电影,我一辈子有很多委屈,我没有办法说,我说出来错,我不说我也错,那种戾气,我没办法,我觉得像一万个人拿刀在捅我。”

  对于如此巨大的逼迫,我们会在他的创作中看到作者性的转化吗?

  本篇采访字数近9000.有点长,但对公正讨论包贝尔的创作观,其实也很短。

  读完,你心中自有判断。

包贝尔

 

  01.从拒绝到响应

  第一导演:之前有朋友跟我说,《阳光姐妹淘》一直在圈里找导演,结果包贝尔最积极,力争拍这片,有这个情形吗?

  包贝尔:首先“听说”这件事80%都是假的,我觉得这是添油加醋了。这个项目不是我强烈要做的,而且一上来我就拒绝了。

  因为《姐妹淘》的出品公司和《“大”人物》是一家公司,制片人是李洪大先生,他跟我说《姐妹淘》的导演还一直没有找到,你有没有推荐?我给推荐了几个,他说你这几个都问过,因为各种原因,都不行。我没办法说这几个导演是谁,反正大家都是拒绝的。

  第一导演:那是哪年啊?

  包贝尔:两年前,2019年3、4月份,刚过完年。

  第一导演:那时候这个版权是刚刚拿到,还是说一直压箱底呢?

  包贝尔:他拿到很长时间了。所以当时我推荐的几个导演都不行的时候,李洪大就问我愿不愿意导。

  我说我肯定不行啊,《姐妹淘》这个题材太大了,而且人家原版在IMDB、豆瓣的电影排行榜上都是前列,它也是我最喜爱的电影之一,我只能拒绝。

  再说身边所有人也都反对我接《姐妹淘》,因为你怎么拍都会被骂,拍得跟原版一模一样你会被骂,大家说那你为啥要拍?但你不按照原版拍,也会被骂,大家说人家拍那么好,你改得什么玩意?

  哪头都不占,哪头都被骂,这是最惨的。

  于是我就放弃了,但回到家里我又在那想,我下一部电影应该拍什么?如果过个五年十年,再回想起我当初拒拍《姐妹淘》,我会不会后悔呢?

  其实我是真喜爱这部电影,你懂吧?就是太喜欢它了。

  第一导演:还记得第一次看《姐妹淘》是什么状态吗?

  包贝尔:第一次我不记得了,但我肯定看了不只一遍,包括姜炯哲导演的另外两部《超速绯闻》《摇摆狂潮》,确实是很棒,太棒了。

  这么棒的一个东西,你不拍,会不会后悔?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我会后悔。

  那如果为了不后悔,我去拍了,我该怎么拍?或者说我到底为啥要拍?我就想我为啥会为这部戏感动,然后就在家里又打开电视看了一遍。

  仍然掉眼泪,我觉得我看到第十遍还会哭,我全能共鸣。所以我在想,这个事可以变得很简单,就是我把我对于这些共鸣的阐述放进去,是不是就成立了?

  第一导演:产生这个想法距离你第一次拒绝过去了多长时间?

  包贝尔:得有小半个月,然后剩下的半个月就一直在自省——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导演?我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我太新了,拍《姐妹淘》这样的电影,不是找死吗?但是我又发现一个“bug”,我的能力未必会拍过原版,但原版本身就是最好的模板,你懂我意思吗?而且不单单一个模板,它是四份模板,韩国的、日本的、越南的和柬埔寨的。

  所以,我游说我自己,催眠我自己,我有四个模板照着拍,我再差,也不会那么差吧!

  我觉得我很聪明,那就这么干了!于是我再次找到李洪大,我说你找着导演没有?他说没找着。

  我说我想通了,我可以拍,我要接!

《阳光姐妹淘》开机照

 

  02.文本起伏录

  第一导演:那接着,李制片会不会觉得你这是怎么回事,又想拍了?

  包贝尔: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给他讲了我的理由。他说你有信心吗?我说大差不差。他说我相信你,我站在你这边,你所有的要求我都答应。但其实,他没有单单站在我这边。

  第一导演:啥意思?他又找别的导演了?

  包贝尔:没有没有,我是没有最终剪辑权的!

  第一导演:合同就这么写的?

  包贝尔:对。你翻拍可以,但原版整体的故事是不能改动的。

  第一导演:那我知道为什么其他导演不接了,你接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请阿美过来写剧本吗?

  包贝尔:阿美是制作方请来的,说必须给包贝尔派一个很好的女性编剧老师,站在你的左膀右臂。其实主笔是宋成魏,从头到尾都是他写的,还有张鹏,张鹏就是我《胖子行动队》的编剧。而阿美是编剧指导,就是我们每写完一稿给阿美老师看。

  第一导演:我之所以提阿美,是因为有一个成年主角小时候的自己相遇在电影院的情节,当时比较清楚地看到《“大”人物》和《地久天长》(阿美编剧)两张海报,这算是彩蛋吧?

  包贝尔:算,其实原本没有挂《“大”人物》海报,我们挂了一个别的,但因为没有那部电影的授权,所以就用特效换成了《“大”人物》。其实还挂了《哪吒》,光线的嘛,我是光线的艺人,还有《姐妹淘》的韩国版海报。

  这里每一张海报,都是我跟编剧讨论出来的,左边的小张丽君那个年代的海报还有《小鞋子》《阳光灿烂的日子》《坏孩子的天空》《古惑仔》《唐伯虎点秋香》,都是我们喜欢的电影。

  如果论彩蛋的话,我们把最想要表达的那部电影放在了电影院名字的上方,这家电影院叫“好时光电影院”,原本那个镜头是拉上去的,上面有一张巨幅海报,但因为片长和版权的关系,那张海报现在在镜头里只有一半。

  第一导演:我还真没留意,是哪部?

  包贝尔:《美丽人生》。

包贝尔片场工作照

 

  第一导演:说回剧本,在改编的过程中,你有意识到原版里有很多阶级和跨阶层的特性吗?

  包贝尔:我说实话,没有想过阶级这个层面。韩国的阶级分化很严重吧,有钱人才能住江南这个区,没钱住别的地方。但是在中国,我不确定有没有阶级这件事,可能有,但我不知道。

  第一导演:其实结局领遗嘱就有这个问题,它有一个浅层逻辑,就是姐妹最后聚齐,似乎和遗嘱有关系。

  包贝尔:我明白你说的意思,我们当时有想到这个问题,而且这是我们特别大的一个苦恼,我有给姜导写过信。

  第一导演:你跟他还有这样的沟通?

  包贝尔:书信往来,我把剧中所有的问题都问了姜导,其中就有你说的这条问题。这些姐姐没有人是为钱来的,她们来之前也不知道会领遗嘱,可是,难道只有钱才能解决这些人生活的问题吗?

  第一导演:姜导怎么回答?

  包贝尔:他说,其实当年在韩国上映的时候,很多人也问了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确实是有些人,她的事就是卡在钱上,他觉得这也是帮她们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但这肯定不是全部。

  第一导演:这次结局的处理方式也稍稍不同,成年李幽然没有以演员的方式出现。

  包贝尔:我们也想过用成年演员,让她站在那的时候是头发挡着半边脸的,所有人都很惊讶地看着她,结果她撩开头发,脸上并没有伤痕,治好了。而且她跟别人不一样,她手上还戴着她们小时候的那个手链。

  那放弃这个想法的原因,主要还是演员的问题。

  第一导演:找不着合适的演员?

  包贝尔:不是,是你不管找谁,一开门,观众都会说,哇,杨幂,哇,倪妮,哇,包文婧……不管是谁,观众一定跳戏。

  都这时候了,我让你跳出来干啥?

包贝尔工作照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 相关推荐
  • 娱乐
  • 时尚
  • 健康
  • 汽车
  • 科技
  • 体育
  • 财经
  • 美食
  • 图片
  • 视频
  • 滚动
  • 常识
  • 科学
  • 旅游
  • 家居
  • 星座
  •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