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幻想12》 一场《星战》爱好者的Cosplay盛宴

时间:2019-04-11 15:06:47 编辑:xiaobai/彩虹岛 浏览:212次

“他集周杰伦的另类,周渝民的乖巧,周星弛的活泼于一身。他是80年后青春小说领袖,他是2002年中文图书发行量第一名,他是福布斯上榜人物。他的青春与忧伤一样多,他的忧伤与才情一样多,而他的CJ(注:CJ可作纯洁解,亦可作雏菊解)比才情还要多得多得多。他我见犹怜,楚腰一握;他卧薪尝胆,忍辱负重;他的头发是好看的黄色,柔顺垂下;他的笑容亲和,温煦无比;他的眼睛是飘满樱花的天空,迎风流泪;他的身形娇小,正好适合被人拥抱;最重要的是,他说他没有抄,没有抄,没有抄。”

————《菊花党史简明教程》,第一章,何谓郭敬明

美版上市,销量可拭目以待

前言

当弯脚杆把《最终幻想12》光盘放入碟仓的时候,我正朦胧着睡眼和修普诺斯作殊死搏斗,就连那首耳熟能详得张嘴即来的《水晶序曲》也没能把我从温暖舒适的被窝里拽出来,直到从客厅接连传来几阵极其猥琐的爆笑声,我才按捺不住强烈的好奇心,探出脑袋张望一番,结果第一眼就看到了钛战机那经典的座舱视角。虽然早就从宣传影像和玩家感想得知这《最终幻想12》很象《星战》,但是看到这么露骨的“致敬”镜头,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声带,只得张大嘴巴任由高分贝的笑声从喉咙里源源不断地涌出。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弯脚杆按下了复位键,于是我又重温了《魅影危机》、《克隆人的进攻》和《帝国反击战》的经典场面,顺带游览了遍圣盔谷。看完动画后我对弯脚杆说,搞不好这代的最强武器是把光剑哦。坐在一旁的方脑壳插嘴道:你说加布拉斯摘下头盔后对梵说“我是你爸爸”我都信啊。然后三个贱人不约而同地双手捧脸齐声吼道:“NO!”

邪魔天使曾在某期的游戏立方中提到“加布拉斯=达斯·维德,巴尔福雷=韩·索罗,芙兰=乔巴卡”,也不知道是篇幅有限,还是欲擒故纵,他既没有详述这三组角色的相似之处,也没有深究其他配角、场景和事件之间的关联。我也是闲得发慌,把《最终幻想12》爆机之后居然跑去把《星战》6部曲翻出来重新看了一遍,不时按暂停作笔记,结果还真让我整理出满满一页纸的提纲列表来,捏着这张纸,我顿时想起前些天讨论这话题时某妖孽的发言:“美国销量有保障了。”不禁热泪盈眶。

其实熟悉《最终幻想》系列的玩家都知道阿雅她老爹是个地道的《星战》迷,最直接的证据就是那阴魂不散纠缠不休的龙套二人组,可惜这位狂热影迷在社内孤掌难鸣,只能搞些擦边球式的“致敬”聊以自慰。等到松野泰己这位同道中人成为《最终幻想12》的制作者,两人就如同干柴遇上烈火、彗星撞到地球般地产生剧烈的化学反应,联手鼓捣出了部没有激光剑和镭射枪的《星战》来。从角色到场景,连带政体,种族,武器,以及交通工具,全盘照搬,一应俱全。我就常跟朋友说,你把最终战的蓝天白云换成浩瀚星海,稍作剪辑就拿给老美看,说这玩意儿就是最新的《星战》动画版预告片,包准他们不会有丝毫的怀疑,“不是我军太愚蠢,而是敌军太狡猾”,谁能想到松野这家伙居然连运镜手法都是向“原著”借鉴的呢。

巴尔福雷(Balflear )&韩·索罗(Han Solo)

还是先从“物语的主人公”巴尔福雷说起吧。此君与其“原型”韩·索罗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空贼”这一身份,而且还是被帝国重金悬赏的最高级别通缉犯……呃,韩·索罗是达斯·维德亲自提出悬赏的,虽然目前还没有资料指明他是什么级别的通缉犯,但是在银河帝国里比黑勋爵更具影响力的就只有皇帝本人了。其次是与帝国军队的联系,韩·索罗原本是帝国军校的学员,为了救助乔巴卡而被迫逃离军队,其后只好在银河里游荡,直到他赢得了蓝多·卡瑞辛的“千年隼”号,这才有了稳定的“工作”。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乔巴卡,韩·索罗大概会“顺利”成为帝国暴风突击队的一员,然后在某次战斗中被卢克·天行者或肯诺比将军用光剑削掉脑袋吧。而巴尔福雷那家伙也曾经是阿尔克迪亚帝国的裁判(虽说被老爹逼着当的),只因忍受不了变态老爸(源堂·法雷尔?)的怪癖,才背井离乡跑去和维艾拉族的兔女郎浪迹天涯厮混度日……《阿里布达年代祭》什么时候出的日文版?(纳闷ing)

虽说《最终幻想12》里角色选用武器都不再受到系统限制,但有些从PS时代才接触《最终幻想》系列的玩家还是喜欢根据设定原画或者编辑战斗指令时的背景剪影来选择武器:梵揣把匕首,巴修背骑士剑,芙兰挽弓搭箭,巴尔福雷扛枪……知道为什么让他拿这玩意儿吗?因为韩·索罗用的就是重爆破手枪啊XD。还有那行头:马甲、白衬衫、黑色紧身裤、夸张的腰带,全套照搬,无一遗漏。当然韩·索罗那件马甲是要寒碜些,穷人家的孩子嘛,没法和巴尔福雷这种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浪荡子攀比。虽然这两个视抢戏如寻常事的流氓各自接受的教育有着天壤之别,但是都喜欢和“亡国的王女”拌嘴,或开解或调侃或挑衅或吐槽,磕碰摩擦,情愫暗涨。然而《最终幻想12》这段感情实在有些牵强,突如其来,毫无征兆,严重缺乏铺垫,艾雪那声撕心裂肺摧肝断肠的“巴尔福雷!”还真让好些个听腻了《Eyes on me》的天幻老妖孽当场爆出几粒鸡皮疙瘩来,如坠冰窖,寒得不能行。

而松野泰己这厮在编排剧情时更是铁了心地要将Cosplay进行到底,单是《新希望》这集,就能刨出不少线索来。韩·索罗是因为急于偿还巨额债务,接下了卢克·天行者一行人的生意;而巴尔福雷则是为了盗取达尔玛斯卡王室的宝物而潜入宫中并遇到梵,“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笑)。韩·索罗带着卢克·天行者他们前往奥德兰的途中才发现这颗行星已经被死星轰得“支·离·破·碎”了,更糟糕的是“千年隼”号也被帝国军俘获。为了得到报酬,倒霉的空贼只得答应去救出莱娅·奥格纳公主并将这群反叛者带离死星;梵以“女神的魔石”为酬劳请求巴尔福雷载他和巴修去空中都市维埃尔巴,梵去那里是为了救出潘妮罗,而巴修的目标则是艾雪,莱娅·奥格纳公主在这里被一分为二了,这下(摊手耸肩)你们该知道为什么潘妮罗的存在感如此薄弱了吧?结果半途杀出个帝国阔少,把主角的青梅竹马掳走不说,巴尔福雷又被巴修和帕尔姆·翁德尔候爵这两只老狐狸联手推上了利维亚桑舰这条“贼船”,身为袭警越狱的重度通缉犯,他只好协助反抗军一帮首脑逃走,为了符合“原著”,松野那家伙还特地安排了个裁判长出来肉搏,可惜基斯这废柴的武学智慧和黑勋爵差得太远,巴修更非年老力衰的肯诺比将军,可怜的菠菜头被主角们瞬间战翻,自取其辱。

拿到报酬以后韩·索罗本打算离队,结果半道上又改变了主意,跑回来参战并迫使达斯·维德退出战斗。巴尔福雷可就没那么好运了,“黄昏之破片”被梵拿去“赎身”了,只好跟着艾雪去拿“霸王的遗产”,其实剧情照这样发展下去巴尔福雷还是很有希望从韩·索罗的阴影中挣脱出来的,要知道韩·索罗可没希德博士这样的好爹地陪他演煽情戏呀。然而谁能猜到巴尔福雷这家伙在解决掉维因·卡鲁达斯·索利德尔和叛神维内斯之后被个人英雄主义冲昏了头,居然跑回去修复空中要塞巴哈姆特的动力系统……最终决战,巨型要塞,动力系统,还记得《武士复仇》里第二颗死星的护盾发电机是谁干掉的吗?就是韩·索罗这家伙啊!虽然韩·索罗是摧毁,巴尔福雷是修复,但是如果巴尔福雷没能把动力系统搞定的话,王都拉巴纳斯塔恐怕就要化作一堆废墟了,鸡飞蛋打,玉石俱焚,王都毁了还复啥国?所以说这两个空贼的表现可都是左右战场形势的关键啊!或许有人打算拿亚历山大舰的特攻来说事……呃,我说那位热血到近乎愚蠢的裁判长扎尔卡巴斯知道何谓“螳臂挡车,蚍蜉撼树”吗?用小咸湿的话来说,这段“亚历山大VS巴哈姆特”的剧情不过是向《最终幻想9》致敬罢了。从霸王之墓到空中要塞,可怜这巴尔福雷的形象渐趋鲜明,谁知到最后布南扎家的小少爷还是没能逃出银河老流氓的魔爪呀,桀桀桀。(这话好象有些暧昧哦……继续挠头)

芙兰(Fran),维艾拉族(Viera)&乔巴卡(Chewbacca),乌奇族(Wookiee)

虽然芙蓉…兰姐姐前突后翘的S型热辣性感身段(擦口水ing)和乔巴卡那身破拖把烂布条(撸鼻涕ing)可谓两个极端,但某些显著特征还是有所继承的,比如身高。乔巴卡是我方角色里身材最魁梧壮实的,其扮演者彼得·梅菲身高为2.18米;芙兰阿姨的具体身高在官方设定集出版以前我们还无从得知,然而即使把兔耳忽略不算,她老人家也要高出肉盾将军一大截,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出。还有就是年龄,维艾拉族的寿命是修姆族的三倍,从剧情对话来看芙兰再怎么着也得有五十多岁了;乌奇族的寿命是人类的数倍,具体是几倍大概只有乔治·卢卡斯才晓得,从《星战》编年史来看,韩·索罗诞生于帝国历前29年,而他的亲密战友却出生在雅汶战役前200年的卡西克星球……而卢克·天行者是在帝国元年与韩·索罗相遇的,巴尔福雷登场时的年龄是22岁,如果依照“原著”来推算的话,芙兰的年龄应该是……算了,考虑到兔耳御姐控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不公布答案为好。

最早看到芙兰置弓于肩侧首斜眸的设定原画时,我还以为吉田明彦是受《魔戒》的影响——“是个精灵他就射”,再说长弓细箭和芙兰那高挑修长的身材也极其般配,真是相得益彰。结果重看了遍《星战》才发觉,这关莱格拉斯啥事啊,根本就是把人乔巴卡的弩式激光枪拿来用了。弓、弩,弓弩……弓弩啊!人懒到这份上真是无可救药了。再说这服装吧,乔巴卡好歹有浓密毛发遮体御寒,所以挂个弹药袋就敢撒丫子满世界乱跑,可芙兰姐姐细胳膊嫩腿的,全身光滑得很,还穿得这么暴露,在达尔玛斯卡这种沙漠地带还好说,到了神都布鲁奥米歇斯这种滴水成冰的地方也不懂得加件衣裳……我说,就算要向“原著”致敬也得考虑到演员的健康吧?乔巴卡的弹药袋里除了为弩式激光枪特制的弹药,还有个工具包,用来对“千年隼”号的常见故障进行维修,谁让乌奇族擅长驾驶星舰、武器操作和修理机械呢?而作为乔巴卡的异性克隆体,芙兰自然也得“精通使用各种武器”并且“擅长机械的操作,负责维护飞空艇”了(引用部分摘自《最终幻想12》官网角色简介),大副&舵手,亏松野这家伙想得出来。

乌奇族与维艾拉族的共同点除去身高和寿命,还有居住环境。乌奇族的原居地卡西克星球遍布森林、湖泊和草原,谁让那个星球的地貌是在桂林取景的呢……乌奇族喜欢把房屋搭建在大树的枝干上,建筑之间以木制平台、桥梁和绳索相连接。还记得《西斯的复仇》里尤达大师督战时所处的平台吗?让我们回到艾尔特之里去逛一圈,怎么样?是否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此外乌奇族热爱自己的家园,自认为有能力与自然沟通,这点和芙兰那个喜欢装神弄鬼的大姐倒是臭味相投,什么森林的低语啊魔雾的脉动啊,相当地忠于“原著”呢(笑)。其实前面列举了这么多,都不如Tokyo Girl Fighter Club某网友的一句话有说服力:“一块猴头菇,一只兔脑壳,绝配!”看到这句回复我立马就把咖啡喷到电脑屏幕上以示崇敬。

巴修(Basch)、加布拉斯(Gabranth)&欧比旺·肯诺比(Obi-Wan Kenobi)、阿纳金·天行者 / 达斯·维德(Anakin Skywalker / Darth Vader)

“……你以为你躲起来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你是那样拉风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地鲜明,那样地出众。你那飘逸的金色卷发,沧桑的络腮胡子,神乎其技的剑法,还有那杯Dry Martine,都深深地迷住了我……”连外型都“借鉴”得这么露骨的也就只有巴修大叔了,人巴尔福亚好歹还染了下头发换了个发型呢,就连巴修左额那道伤疤,也是取自《西斯的复仇》里阿纳金·天行者右眼附近的伤疤。无论是在体验版里还是在设定图中,巴修的默认武器都是骑士剑,“双手”骑士剑,而《星战》里无论是杰迪武士还是西斯大君,他们挥舞光剑时通常都是双手握柄的,只有格里弗斯将军那个异类是单臂持剑,可惜它早在《西斯的复仇》里就被欧比旺·肯诺比射爆了。而加布拉斯也就只有那身漆黑的斗篷和铠甲与黑勋爵有些相似,武器截然不同,也不会“原力锁喉”,说话时更没有“呼哧呼哧”的杂音。还好在临死前摘下面具这点总算是变相延续了下来,加布拉斯的头盔之前已经被维因打飞了,要是重新戴上再由拉萨摘下那就太搞笑了,一如《十面埋伏》里最后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的章子仪同学,为了忠于“原著”,加布拉斯被搬上飞空艇后就只能卸掉笨重的铠甲再交代后事了。

加布拉斯原名诺亚,达斯·维德原名阿纳金·天行者,两人都是向帝国皇帝宣誓效忠后接受了新的姓氏,在最终战前巴修呼喊出加布拉斯的原名并督促其悔过自新,而达斯·维德在身受重创之后也恢复了阿纳金·天行者的本性,令自己的灵魂最终得到救赎。加布拉斯与巴修本是亲兄弟,而阿纳金·天行者与欧比旺·肯诺比本应是师兄弟……把你手里的烂番茄臭鸡蛋放下!我说的是“本应是”!因为在《星战》六部曲里杰迪教团和西斯大君搞的都是精英教育式的一师一徒制,当魁刚·金遇到阿纳金·天行者后就打算亲自训练这“原力之子”并要求当时仍是学徒的欧比旺·肯诺比出师,如果不是达斯·摩尔跳出来搅局的话,这两人不就是师兄弟吗?从台词来看加布拉斯年轻时的性格应该是飞扬跋扈偏激易怒的,喜欢通过挑衅来激怒敌人,身处险境也不忘冷嘲热讽,锋芒毕露的毒舌派,与年轻时的阿纳金·天行者何其相似;而巴修则是寡言少语却坚守原则的顽固派,不识时务,任凭沃斯拉如何巧舌如簧,他就是不为所动。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克隆人的进攻》里杜库伯爵在处刑前对欧比旺·肯诺比的劝诱,说共和国已经被达斯·西迪欧斯所控制,要欧比旺·肯诺比与他联手,勿作无谓抵抗。杜库伯爵是魁刚·金的师傅,也就是欧比旺·肯诺比的师祖,最强大的杰迪武士之一,政治上的理想主义者,痛恨银河共和国的腐败和堕落,与此同时他也不过是达斯·西迪欧斯手中随时可以牺牲掉的过河卒子。而欧比旺·肯诺比、阿纳金·天行者和帕德梅·阿米达拉当时已被分离组织俘获,身陷囹圄,插翅难逃,但欧比旺·肯诺比依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杜库伯爵的诱降。联系到利维亚桑舰那一幕,沃斯拉,达尔玛斯卡骑士团的前任将军,反抗军领导人,巴修的亲密战友,以复兴祖国为毕生志愿,身份和理想与杜库伯爵何其相似,也同样因为背叛而受到战友的鄙视;被捕的主角一行人在这段剧情中与沃斯拉对话最多的也只有巴修了,他虽然对沃斯拉这种“曲线救国”的做法表示理解但紧接着又说“(正因为看清了事实)所以我才要挣脱!”两场戏一对照,我也只得跪地哀嚎:“松野我真是猜不透你啊!”OTZ

巴修和诺亚的祖国兰蒂斯共和国被阿尔克迪亚帝国占领后兄弟俩因为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在阿尔克迪亚帝国和达尔玛斯卡王国爆发战争之前,两兄弟应该没什么深仇大恨,一如管仲和鲍叔牙,各为其主。欧比旺·肯诺比在收阿纳金·天行者为徒之后就一直为这个任性冲动喜欢冒险做事不考虑后果的“小师弟”头痛不已,经常被阿纳金·天行者的刁钻问题搞得理屈词穷。虽然欧比旺·肯诺比努力象他的师傅魁刚·金那样充满耐心和谅解地向阿纳金·天行者传道授业解惑,阿纳金·天行者也很珍视这份亦师亦友的感情,但因为性格与经历的不同,从《克隆人的进攻》起,两人就磕碰不断,阿纳金·天行者一再违背欧比旺·肯诺比的命令,恋爱结婚、滥杀无辜、畏惧(帕德梅·阿米达拉的)死亡,杰迪教团的清规戒律对他而言形同虚设,而且他向欧比旺·肯诺比隐瞒了这些“罪行”,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就算没有达斯·西迪欧斯的诱惑,师徒俩最终还是要“Kiss Me Goodbye”的。有些妖孽整天抱怨说《最终幻想12》的剧情叙述仓促结构松散,很多事情都没交代清楚,我觉得吧,要是您先去《星战》专题站爬遍精华区,再来看这剧情,就不会有这么多牢骚了——绝大多数情节的断层拿《星战》一套瞬间就消失了,象巴修和诺亚的决裂,完全就可以拿《星战前传》来套嘛,反正加布拉斯整天穿着盔甲,你就算砍掉他一只胳膊两条腿也没人知道。在此我诚挚建议Square Enix在发售《最终幻想12》的美版时最好在封底上加印《星战》的官网地址,以便玩家更好地理解剧情。

达斯·维德和加布拉斯的阵前倒戈已经被玩家们念叨无数次了,在这里我再补充些容易被观众忽略的细节。

细节A,达斯·维德和卢克·天行者玩了两次“光剑胜负”,第一次是在贝斯坪云城,第二次是在第二颗死星;加布拉斯和主角们也打了两次,大灯台最顶层和空中要塞升降台,现在你们该知道为什么同为裁判长,基斯和贝尔加一出手就被解决,惟独加布拉斯要打两遍了吧?都是为了符合那该死的“原著”呀!

细节B,在死星的战斗中达斯·维德被卢克·天行者重创,其后又身受达斯·西迪欧斯的原力闪电,想拒领退场盒饭都没可能了;而加布拉斯在大灯台就被揍得够呛了,跑回空中要塞又被刷完了最强装备的主角们暴打一番,拔刀指向维因时多半已是油尽灯枯的边缘了,为了赎罪死撑而已。所以说黑色盔甲和强化骨骼就是那传说中被诅咒的两套装备啊!

细节C,达斯·西迪欧斯被达斯·维德扔进反应炉后灵体尚存,数年后借助早年预备好的克隆体复活,强健的体魄+丰富的经验,西斯大君以颠峰状态重返银河,继续兴风作浪;而维因逃到舰桥上时已是万念俱灰了,没想到维内斯竟然也学“原著”玩附身,好嘛,这拖把头又龙精虎猛地扑腾起来了。

细节D,达斯·西迪欧斯的最终毁灭是因为老杰迪武士Empatajayos Brand将其灵体与自己的灵魂束缚在一起,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将其融入原力的洪流中;而维内斯那个叛神,既没有物质形态,又能攻击生者(可怜的诺亚大叔被震得好惨),简直就是超级作弊的存在,如果没有与维因合体,主角们要想解决它恐怕还是有些难度吧……

等一下!不是在说巴修和诺亚吗?怎么扯到维内斯身上去了?换台,换台!

梵(Vaan)&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R2D2

因为巴修的形象和欧比旺·肯诺比是如此契合的缘故,所以在巴尔福亚侠影初现之前,我一直以为梵扮演的是卢克·天行者的角色——邋里邋遢言行粗鄙的草根P孩,但总算有所专长,梵喜欢“劫富济贫”和狩猎魔物,卢克·天行者则和他那残废老爹一样擅长修理与驾驶,靠着这些技能,在米贱肉贱的太平年月里倒也能混个肚儿圆。然而P孩之所以是P孩,就是因为他们从不安于现状,梵整天想着去当空贼,动辄以45度角仰望天空,宛如“抄袭男生”郭敬明;卢克·天行者也想去皇家专科学院读书,可惜他们的监护人都是安分守己的老实人——确切地说是胸无大志的乡巴佬和懦弱怕事的小市民——把这两个毛孩捏得紧紧的,直到梵找到了“女神的魔石”卢克·天行者遇到了R2D2,命运的轮轴间才掉落些许灰尘。

欧文·拉斯跟卢克·天行者说他老爹生前是个香料货船上的驾驶员,达斯·维德要是知道他这位平庸的继弟竟然给他套上如此卑微的身份,不知当作何感想。然而身份遭到人为篡改的受害者绝非黑勋爵一人,梵他老哥,刚出场时还是精忠报国的勤王义士,穿过几扇门就成了受人蒙蔽的弑君逆贼,我便无不恶意地猜想,当雷克斯枯坐在病房里时,内心肯定在悲愤地呐喊:“我TM就只在序章里露了一小脸儿啊,为什么连我这种死跑龙套的都要忠于原著呢?就因为我是梵的哥哥而达斯·维德是卢克·天行者的老爹吗?我不要作松野悲情路线和坂口致敬主义的双重殉葬品啊啊啊!”更搞笑的是为雷克斯昭雪冤情的人正是梵在监狱中意外遭遇的巴修——欧比旺·肯诺比在伊瓦利斯绘卷中的投影。从懵懂不知,到偶然相遇,再到获知真相,除了空贼二人组的出场时机有所偏差之外,整个流程编排得契合无间,毫不避讳。同样是经过上次大战(达尔玛斯卡王国与阿尔克迪亚帝国的战争&克隆战争)中英雄将军的指引,梵从落魄孤孩一下子成为义士遗族,虽说不上尽雪前耻,但好歹能够挺直身板做人了;而卢克·天行者也有了新的奋斗目标——成为欧比旺·肯诺比那样的杰迪武士。

剧情发展到利维亚桑舰时局势对梵而言都还算有利,但是在他把“女神的魔石”交出来的一瞬间,他就失去了继续Cosplay卢克·天行者的资格。“黄昏之破片”是希德博士毁灭“天阳之茧”必需的关键道具,也是艾雪恢复身份的唯一凭证;而死星蓝图也是帝国决策层竭力追回的重要资料,反抗军赢得重大胜利的致胜筹码,两样东西都是敌我双方志在必得的。莱娅·奥格纳公主在遭受思维探测的折磨和毁灭故乡的威胁后仍拒绝透露被盗蓝图的下落,当梵拿出“黄昏的破片”时艾雪也曾厉声喝止“亚美蝶”,如此重要的事物,同样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卢克·天行者将莱娅·奥格纳公主连同死星蓝图平安地带到反抗军基地,而梵却把“黄昏的破片”交给了裁判长基斯,雷克斯泉下有知,只怕也无颜去见艾雪她老爹吧。R2D2是死星蓝图的携带者,而卢克·天行者则是R2D2的保护者;梵从王宫中盗得“黄昏的破片”,却没能通过对死亡恐惧的豁免检定,自愿放弃了保护者的职能,所以只得中途换装,解下激光剑,钻进铁皮桶,以R2D2的身份见证历史而不是象卢克·天行者那样创造历史……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介倒霉孩子!

维因·卡鲁达斯·索利德尔(Vayne Carudas Solidor )&普尔帕廷/ 达斯·西迪欧斯(Palpatine/ Darth Sidious)

如果要用一个成语来归纳这两位最终Boss的共同点,那就只好用“莫名其妙”了。维因是“莫名其妙”地成为最终Boss,而达斯·西迪欧斯则是“莫名其妙”地Game Over。很多老妖孽都以为维因充其量跟《最终幻想9》的库加或《最终幻想10》的西摩亚一样,顶多算是圣诞火鸡大餐前的开胃沙拉,没想到这家伙借助违禁品,一变再变,居然打满三场,到最后被烧得干干净净,连渣都没剩下。尤其是当他被梵捅出舰桥后,我见他手捂着伤口踉踉跄跄地往外走,还以为他想学库加拼尽余力召唤出个庞然大物,然后力竭倒地呢。看着魔雾从维因体内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我就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死撑到底,主角一行人好象和他没那么多血海深仇吧?艾雪只是想复国而已,又不是要他性命,对阿尔克迪亚帝国也没领土要求,而且温和派的拉萨即位后达尔玛斯卡王国还能够成为东西两大帝国间的缓冲地带。在那种情况下,在我看来,对维因而言最划算的决策就是认输,停战,反抗军撤退,艾雪加冕复国,至于维内斯,反正“天阳之茧”已经爆掉了,受不灭者影响的历史也随之结束了,挚友希德博士也挂了,她想干嘛干嘛去。然而松野这个杀人魔不在高潮戏里安排几个牺牲者就浑身不自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偏要维因跟玩家死磕,结果在巴林迪亚旧历708年的伊瓦利斯世界中最精明世故最深藏不露最能够忍辱负重最喜欢谋定后动最擅长察言观色最没必要破釜沉舟的阿尔克迪亚帝国临时独裁官——维因·卡鲁达斯·索利德尔——在空中要塞巴哈姆特的主炮发射平台上象个头脑发热有勇无谋的莽夫一样屈辱地战死了。

而达斯·西迪欧斯的郁闷心情只怕比维因有过之而无不及,卢克·天行者这个半道出家的菜鸟杰迪根本就不是这位西斯大君的对手——哪怕他刚才差点杀死他的父亲,但他毕竟还年轻,剑技和原力仍须磨砺——生杀予夺,还不是看皇帝的心情?然而谁又能料到背叛革命二十多年的阿纳金·天行者会幡然悔悟呢?数千来年,跳槽转职为西斯的杰迪武士有如过江之鲫,而能够重返光明面的却屈指可数,皇帝陛下这次真是撞到头彩了,居然摊上这么个“好”徒弟。还好他老人家事先有备份,不然还真是死不瞑目了——潜心谋划数十年,一举肃清杰迪教团的雄才英主,居然死在反应堆里,而且还是被人偷袭的,善泳者溺,玩火者焚,视挑拨离间为拿手好戏的西斯大君最终死在自己人手里,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呀,虽说弑师是西斯的“优良”传统。有些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因为达斯·西迪欧斯死得很无厘头,所以维因也得以一种很荒谬很无稽的方式退场?因为索利德尔家族与达尔玛斯卡王室的矛盾并非难以调和的,艾雪之前也曾接受过拉萨的停战协议,在大灯台最上层也以实际行动宣示无意充当不灭者的傀儡去“惩罚”阿尔克迪亚帝国,所以维因那必死的觉悟来得很是突然,尤其是在拉萨与加布拉斯接连举起叛旗之后。

好在这两位皇帝除了退场有些狼狈之外,其它时间的表现倒还称得上雄才伟略多谋善断。普尔帕廷的演讲水平不咋样,混淆逻辑颠倒是非的本事远不如维因,人家拖把男几分钟的即兴演讲就赢得了拉巴纳斯塔市民的热烈掌声,而他却要把分离组织的机器人部队摆在议会面前,才能获得自己梦寐以求垂涎已久的专制权力。不过普尔帕廷作思想工作倒是很拿手,通过极力强调、渲染银河共和国的腐败和杰迪教团的古板,使得杜库伯爵和阿纳金·天行者先后成为他的徒弟,连卢克·天行者都差点重蹈他老爹的覆辙。当然单靠嘴皮子是无法成大事的,还要有敏锐的政治触觉和果敢的处事手段。当西法·迪亚斯和杜库伯爵撇开杰迪评议会自行调查西斯时,他非但没有惊慌失措地杀人灭口,反倒鼓动西法·迪亚斯去订购克隆人军队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战争,同时唆使杜库伯爵去搞分离运动以便要挟参议院,结果两位杰迪大师反倒为西斯君主作了嫁衣。而在维因这边,内部有元老院想以利维亚桑舰队的毁灭为借口加罪于他,外部有罗扎利亚帝国以演习为名集结军队,值此内忧外困之际,维因非但没有坐以待毙,反倒向父亲痛陈利害,以古拉米斯皇帝服毒自尽为代价,联合军部的好战派,一举端掉元老院这个狐狸窝。由此可见,独裁官和议长大人都是化压力为助力,变被动为主动的政变高手啊。

然而单是行事方式相同还不足以说明问题,毕竟帝王权术无非那几招,如有雷同,实属正常,“借鉴”与否还要看细节。就拿达斯·西迪欧斯改制称帝那场戏来说吧,他是先对阿纳金·天行者表明西斯大君的身份,当接到报告的温杜大师带着三名杰迪武士杀气腾腾气势汹汹出现在他面前时,这只老狐狸先是故作惊慌地喊:“谋杀!谋杀!”,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毁掉录象装置,干净利落地干掉三名杰迪大师后不慌不忙地跟温杜大师泡茶,等阿纳金·天行者赶到,用苦肉计逼迫阿纳金·天行者表明立场,然后再原力全开轰杀温杜,好整以暇地收回光剑披上斗篷,赐姓于阿纳金·天行者,确立师徒关系后才跑到议会发表演说,宣布杰迪教团为非法组织,并将共和国改为帝制。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接下来让我们把摄像机镜头对准阿尔克迪斯的皇宫,元老院密谋毒杀皇帝(温杜大师刺杀议长)、主使者元老长格雷戈罗斯畏罪自杀(普尔帕廷对参议院说温杜大师是被阿纳金·天行者就地处决)、终止元老院的议会权限(肃清杰迪教团)、逼迫加布拉斯表态(黑勋爵和加布拉斯……我还有必要说什么吗?)、自任为临时独裁官(加冕皇帝),好嘛,这写剧本的还真是省事!经过这番对比,现在就连维因使用人造破魔石变身后那满脸褶皱与横肉,我都觉得是在向达斯·西迪欧斯与温杜大师激战后的疲态病容致敬了……

沃斯拉(Vossler)、帕尔姆·翁德尔侯爵(Marquis Palmu Ondore)、维埃尔巴(Bhujerba)&杜库伯爵(Count Dooku)、蓝多·卡瑞辛(Lando Calrissian)、贝斯坪云城(Bespin Cloud City)

前些天我和魔都兔聊《最终幻想12》Cosplay《星战》这个话题时,他提醒我留意下蓝多·卡瑞辛,象他这么重要的角色,按理说不可能逃出松野的魔掌。于是我就从“韩·索罗的旧友”这条线索顺着巴尔福亚的人际关系逐一排查,结果只挖出个帝都阿尔克迪斯的情报屋,典型的“死跑龙套的”,连语言都没配;我心有不甘,又从“空中都市的统治者”这方面着手,没想到扯出个跟巴尔福雷八杆子打不着的帕尔姆·翁德尔侯爵;最后只剩下“摧毁敌方巨型要塞核心的英雄”这一条了,谁知反抗军过于废柴,居然没一艘飞空艇攻进了巴哈姆特内部,更别说摧毁动力核心了。就在我唉声叹气的时候,兔子又提醒我说:“松野才没你想象中那么死板咧,你是受了巴尔福雷COS韩·索罗这一典型事例的影响,先入为主,思维陷进定式,谁说只能盯死一名角色抄的,他就不会东捞一瓢西抓一把吗?”受了他这番提点,我又把蓝多·卡瑞辛的相关资料找出来通读了一遍,这才发现此人对剧情影响最大的决定就是出卖韩·索罗,当其意识到自己被达斯·维德耍弄了之后又装扮成贾巴的卫兵把韩·索罗救了出来,而卢克·天行者也正是在搭救韩·索罗的途中遭遇达斯·维德,在失去了右手的同时也得知面前这个黑武士居然就是他的父亲,科幻电影史上最经典的人伦悲剧之一由此诞生。

背叛!又是背叛!杜库伯爵背叛了杰迪教团,蓝多·卡瑞辛背叛了韩·索罗,沃斯拉背叛了艾雪和巴修。杜库伯爵面对恩师仍执迷不悟,最终被自己的曾徒孙砍掉了脑袋;蓝多·卡瑞辛救出了韩·索罗将功赎罪,结果成为反抗同盟的将军,衣锦还乡;而沃斯拉则是大搞“无间道”,先假扮裁判救出艾雪一行人,拿到“晓之破片”后再说“对不起,我是卧底”,其作为可以理解,但不可原谅,因此其结局也是折中式的:被主角击败,向昔日的同袍跪地忏悔,因身负重伤而无力脱逃,最终葬身火海。沃斯拉照搬了杜库伯爵的背景与经历,而蓝多·卡瑞辛则以“为赎罪而拯救”这一事件为沃斯拉的蜕变过程提供了大量的细节,虽然这些细节的出现顺序被松野泰己打乱了。蓝多·卡瑞辛对银河帝国的边缘社会很熟悉,跟赏金猎人、雇佣兵、逃犯、强盗、走私者皆有来往,堪称八面玲珑;而沃斯拉在组织起反抗军之后同时跟阿尔克迪亚帝国还有帕尔姆·翁德尔侯爵频繁接触,可谓左右逢源。在帝国庞大的军势面前,身为贝斯坪云城男爵(杜库伯爵、翁德尔侯爵、卡瑞辛男爵……公伯侯子男,松野这妖孽XD)的蓝多·卡瑞辛处于两难的抉择中:“爱兄弟,还是爱黄金?”当然这句话说得稍微冠冕堂皇些就是“朋友的生命比人民的生命更重要吗?”;而沃斯拉也面临着类似的难题:是忍辱负重曲线救国还是鱼死网破抗战到底?蓝多·卡瑞辛最终很不情愿地接受了黑勋爵开出的条件,而沃斯拉也穿上裁判的铠甲准备登场。至于换装救人这个细节我真的不想再浪费笔墨了,此时此刻我只能振臂高呼:“我觉得做人不能松野到这种地步!”

贝斯坪(Bespin)行星盛产珍贵的提巴纳气体,蓝多·卡瑞辛所管理的云城就漂浮在这颗气态行星璀璨绚丽的云海中,巨型的反重力引擎使其在强烈风暴中安然无恙。提巴纳气体带来的丰厚利润,加上蓝多·卡瑞辛颇具天赋的管理才能,使云城逐渐发展为繁荣自由的矿业都市,同时也成为那些试图远离战祸的人们的避难所。这座碟形都市的中心是个巨大的风穴,为云城提供能量并支撑住这座城市。在与帝国撕破脸后蓝多·卡瑞辛被迫离开自己经营多年的地盘,成为同盟军的将领,在恩多之战中率领同盟舰队对第二颗死星展开进攻并成功摧毁了其核心。还记得帕尔姆·翁德尔侯爵的领地吗?维埃尔巴(Bhujerba) 、盛产优质魔石的矿坑、不受帝国干涉的中立势力、悬浮在云海中的空中都市、城市深处的动力来源、组建反抗军舰队攻击空中要塞巴哈姆特……嗯,帕尔姆·翁德尔侯爵,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如果一时想不起就由我代劳好了,卢克·天行者被黑爸爸(“Vader”在荷兰语里是“父亲”的意思)砍掉右手后跌入云城中心的深吭里,然后被风吹到弯曲的斜道里,可怜的独臂侠抓住了云城底部突出的风标,这才幸免于难。还记得拿着鲁斯魔石矿11号矿区钥匙的那位仁兄吗?他的遭遇和卢克·天行者差不多,可惜他不是主角,所以关键时刻松野泰己没把风标递给他……

结语

限于篇幅,博巴·费特与巴加莫兰的对比(赏金猎人组)、塔金总督与希德博士的对比(帝国科学家组)、刚嘎族与邦加族的对比(蜥蜴类亚人组)、暴风突击队与帝国军的对比(量产型白漆罐头组)、杰迪教团与裁判的对比(纠纷调停与军事指挥组)、杰迪评议会与裁判长的对比(权力中枢组)、死星与巴哈姆特的对比(巨舰大炮组),这些相对次要的联系都被我忍痛割爱了,不然又得扯上好几千字,更何况前面这几组也足以说明《最终幻想12》与《星战》系列的关联了,何苦再鞭尸来着。文章的末尾还是以台湾巴哈姆特电玩资讯站《最终幻想》讨论版某位网友归纳的剧情概要作结语吧。

鄉村毛頭小子跟著武藝高超的過往名人得到義賊的協助

從帝國手中拯救出被捉走的公主

因為公主參與反叛軍反抗帝國

而一路歷經萬難促使反叛軍起而對抗帝國軍隊

身穿黑鎧的帝國武士看似邪惡

卻為了守護年幼的新希望,

終於返回正道捨身企圖與帝國掌權者同歸於盡

而在義賊與反叛軍的同心協力下

巨大的帝國最終兵器要塞終於被擊沉

帝國的野心破滅

人民得以安居樂業

公主也心傾豪邁的義賊

……

The world is so crazy!

注:文中译名皆以《游戏机实用技术》总第150期赠品《伊瓦利斯风情录》为准。

Tags:幻想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