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希望不断落空,分析其原因

时间:2019-11-04 11:02:22 编辑:tz38/ 浏览:

全国假日办征集法定节假日放假安排意见的调查正式结束,恢复五一黄金周是此次调查中网友呼声最高的建议。然而,业内人士表示,通过此次调查恢复五一黄金周不太现实……

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希望不断落空,分析其原因

2008年正式取消五一黄金周以来,中国民众日益增长的出行出游需求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堰塞湖”,现阶段疏通民众出游需求“堰塞湖”,缓解出游“拥堵”问题的现实之道是,在进一步切实推进带薪休假制度的基础上,通过增加2—5个法定假日(相当于在2020年之前强制集中落实2—5天带薪假),来增加一个黄金周、同时延长春节长假。 其中,成本最低、最便于操作的就是增加两个法定假日,恢复五一黄金周。

2008年春节之后不久,鉴于冰雪雨冻灾害导致很多人没能回家过年,笔者在《南方日报》率先呼吁“临时性恢复五一黄金周”,随后又大声疾呼永久性“恢复五一黄金周”,这一呼声在社会舆论特别是网络上引起强烈共鸣,成为2008年以来关于假日制度改革的主流民意呼声。然后,从2008年持续至今,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希望却一年一年地不断落空呢?分析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希望不断落空,分析其原因

2007年12月7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国务院关于修改〈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的决定(草案)》和《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草案)》。这标志着旷日持久的黄金周存废之争终于出现了各方期待已久的定局——尽管这个定局注定因为它明显的折衷特征而不会让争论的任何一方满意。与此同时,也使这场中国公共政策决策民主化的自发试验令人遗憾地在最后一刻夭折。

在此之前,几乎所有的公共政策的制定,都是由官方主导乃至直接制定的,人大、政协参与的程度也不是很深,特别是假日制度的改革,比如1993年实行大小周末制度、1995年全面推行周五工作制、1999年实行黄金周制度,都是国务院直接作出的决定。从2000年五一黄金周开始,黄金周存废之争开启,政府、学者、媒体、民众四个角色,自发地展开了全面、深入、持久的博弈,特别是民众通过互联网深度介入论争,体现了决策者对民意的高度重视和我国公共政策决策民主化的进步。

然而,综观黄金周存废之争,专家分析、媒体报道、网络论坛与政府决策,共同组成了围绕法定节假日调整的话语体系。归根结底,对这种涉及全民利益的问题,应该实行科学决策与民主决策相结合。政府虽然对社会舆论做出了积极善意的回应,但是对真实的民意并没有做更深入的调研,仅仅是通过网络来调查是极不科学的。

所谓科学决策,就是要进一步对黄金周的社会、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效应做更科学的研究论证,绝不是根据某些专家一个漏洞百出、严重违反经济学常识的所谓假日改革课题组的研究,就可以轻率决策;所谓民主决策,就是面对莫衷一是的民意调查结果(主要是网络调查),应该邀请国际上权威的专业调查机构(或者利用经济普查的队伍),组织一个具有科学性、说服力的大型民意调查,真实、全面地反应人民大众关于黄金周的看法。

同时,媒体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论争中,2007年11月以前总体上扮演了不成熟的社会角色,表现对社会责任的肤浅理解和对讨论的误导;以2007年11月几十家都市报联名上书国务院法制办为标志,媒体的角色开始回归理性和民意。但总体来说,民意探测未能全面真实地呈现民意,对政府决策有误导之嫌。

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希望不断落空,分析其原因

带薪休假是社会各界针对黄金周的弊端众口一词共同开出的药方。然而,事实证明,在可预见的将来,这些都是想当然的幻想。

中国政府网2013年2月18日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的通知》,标志着酝酿数年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正式面世。其中,《纲要》把带薪休假作为一个核心关键词提出,首次对职工带薪休假制度的落实提出明确目标——“到2020年,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带薪休假制度究竟能否落实以及如何落实就成了社会舆论关注《纲要》的最大焦点,与极大关注对应的却是鲜见叫好之声,盖因《纲要》既实际“摧毁”了“带薪休假”已经稳步推进、即将全面落实的“幻觉”,又无法为7年后“基本落实”带薪休假提供真实可信的信心保证。尽管《纲要》提出“保障国民旅游休闲时间。落实《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鼓励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引导职工灵活安排全年休假时间,完善针对民办非企业单位、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等单位的职工的休假保障措施。加强带薪年休假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加强职工休息权益方面的法律援助”,但通过简单比较就不难发现,从法律强制力上赶不上1995年开启的《劳动法》,从行政权威性上超不过2007年颁布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更缺乏真正可具操作性的落实措施,《纲要》关于带薪休假的条款沦为“空头支票”的概率实在是太大了。

那么,能不能如蔡继明、纪宝成、乔新生等人反复建议的那样,要求国家“强制落实带薪休假”?我认为,即使乐观地说,至少在未来10年之内,所谓“强制落实带薪休假”,都会是一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严重违背中国现实逻辑的笑话。

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希望不断落空,分析其原因

毫无疑问,一个社会的特定发展阶段,一定存在假日总量的极限,但这个极限在哪里? 可以说,现有的科学手段,根本无法测定这个极限在哪里。

在2007年以黄金周存废为核心的法定假日调整之争中,参与讨论的许多专家都不假思索地预设了一个前提——就是我们的全年休假日达到了114天,已经是我国目前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可以承受的极限。近年也有专家一再宣称,增加法定假日与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吻合,超越了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能够承受的极限。

而这个前提,就如同公理一样无需证明?如果真是一个极限,应该是在相关研究和论证之后,才能得出结论。事实上,1993年实行大小周末制度、1995年实施周五工作制、1999年增加3天法定假日、2008年增加1个法定假日,都是没有经过科学论证的,或者说,因为其无比复杂的程度,现有科学手段无法加以测定。如果不加以研究与论证,专家就以此为据、政府就因此决策,无疑是极不严肃、极不科学的;如果不加以研究与论证,或无法进行测定,就断然否定再增加法定假日的可能性,更是极不严肃、极不科学的。迄今为止,一切关于假日总量极限的数字都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伪科学。

还有专家称,“假日总量必须与GDP挂钩”。而这偏偏又是目前经济学不能解决的问题。比如,我国的人均GDP不到美国的1/10,莫非我们的假日总量也只能是美国的1/10?农村居民的人均GDP远低于城市居民,但农民的休息日却远多于市民。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20年来,假日的巨量增加(共计增加了56个,仅1993年-1995年就增加了52个),不但没有给中国经济带来停滞和阻碍,相反是持续高速增长。如果不能证明115天就是一个极限,或者超过115天、增加两天或五天就一定给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在保留十一黄金周的情况下,直接增加2-5个法定假日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国法定假日总量的空间应该不是专家想象的那么小。GDP即使因此减少0.5—1个百分点,换来是劳动者的身心健康和经济运行的更加优化,难道不值得吗?

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希望不断落空,分析其原因

“废黄派”代表人物蔡继明多次对媒体记者表示:“黄金周没意义,假日制度改革不能走回头路。”“我们还是有一个信念,假日制度改革的方向是不能走回头路的,如果我们遇到了一点困难,比如带薪休假制度的推行还不尽如人意,就干脆打退堂鼓,回到老路,那么我们整个改革都要走回头路。”

2009年两会期间,他宣称,恢复黄金周对国家法律的威严不利,“国家脸面没有了,去年颁布的法规,今年废止了,正是‘朝令夕改’,国家的尊严就丧失了,所以不可能马上恢复。”这些年来,“朝令夕改”几乎成了他的口头禅。事实上,这也很可能成为高层重新决策的一个心理障碍。

1986年至1991年,我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实行了六年夏令时。夏时制的取消,怎么没有人说“朝令夕改”呢?黄金周制度与夏时制一样,只是一种行政安排或行政规定,并不是必须力求稳定性的法律,因此,从善如流,与时俱进,适时调整,是题中应有之义。

旅游,已经成为民生的重要组成部分,旅游业是典型的幸福导向型产业。在习总书记大力提倡走群众路线的当下,善于发现主流民意、顺应社会发展的趋势、从善如流而非刻舟求剑的政府,必然像尊重春节这样的传统精神价值需求那样,尊重民众对旅游的现代精神需求,提升人民的幸福感。

Tags: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