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案二审死刑,认为“报酬”只是其宣泄不满的借口

时间:2019-04-14 15:14:30 编辑:bianji2/彩虹玫瑰 浏览:242次

历经十小时庭审后,陕西高院当庭宣判维持一审判决,判处死刑。

三个月前的一审,36岁的张扣扣也坐在汉中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经过7个小时审判,他被当庭宣判死刑立即执行。对此,他不服,当庭表示上诉。

张扣扣案二审死刑

张扣扣庭审

4月11日上午九时, 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二审开庭审理。

庭审中,控辩双方就张扣扣实施犯罪原因是否准确、是否应对其进行精神鉴定、以及是否对被害人二次捅刺、量刑是否适当等进行辩论。

检方认为张扣扣犯罪并非为母复仇,“报仇”只是其宣泄个人现状不满情绪的借口。张扣扣对此辩称,“对社会不满的人多了,都难道每个人都要去杀人吗?每个人杀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又不是神经病。”张扣扣辩护律师邓学平认为,张扣扣杀人动机是为母复仇,应当酌情从轻处罚。

2018年除夕夜前,35岁的张扣扣将上坟回来的王家二子王正军、王校军杀死,随后又冲到王家家中,将王正军父亲王自新杀害。22年前,年仅13岁的张扣扣曾目睹王家父子将母亲用棍棒打死。

回忆23年前的案子,张扣扣当庭落泪。“我知道我有今天这一刻,每年给我妈上坟我都会说要给妈妈报仇”,张扣扣在法庭上讲述了自己作案的全过程。

“作案时,我也有些害怕,但想起我母亲从头到尾的事情,心就狠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行尸走肉一样,不由自主的捅人。”张扣扣称。

在二审问询中,张扣扣表示自己22年来一直在等候时机,杀王家三人就是为母复仇。

对“为母复仇”的说法,检察员不予认可,并提供张扣扣有关杀人原因的供述。据其一审前的供述显示,张扣扣多年以来一直有为母复仇的想法,同时打工多次被骗,生活、工作都不太顺利,并表示非常自己缺钱,而这个社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金钱上的。

“如果这些年王自新家愿意赔礼道歉,或者是我们生活过好了,自己有钱了,娶妻生子了,我也就不会发生今天杀人的悲剧。”在供词最后,张扣扣这样说。

检方据此认为,这段话反映了张扣扣因个人对生活现状不满,缺乏自我排解途径,从而导致思想扭曲,产生报复他人以泄私愤的动机。

但对该段供词,二审庭审上张扣扣言辞激动,称自己当时被诱供,“他们给我套近乎,我掏心掏肺给他们说了。”

“我又不知道检察官会以这个起诉我,说我是对社会不满,给我妈报仇是个幌子,对社会不满的人多了,难道每个人都要去杀人吗?每个人杀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又不是神经病,怎么会随便杀人。”张扣扣说。

张扣扣辩护人

邓学平律师亦认为,杀人动机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不能因生活不如意就推断张扣扣是因泄愤杀人,并且张扣扣作案对象明确,没有滥杀无辜,杀死的三人均和其母亲直接相关。

检方认为,张扣扣滥杀无辜且犯罪动机卑劣。检察员称,“直接导致张扣扣母亲死亡的只有王正军一人,甚至王校军根本不在现场,另外96年张扣扣母亲致死案已得到公正判决。张扣扣残忍杀害无辜的王自新和王校军,肆意扩大其泄愤对象,这样的卑劣行径,不仅仅是简单的‘报仇’,而是‘灭门’。”

最终,二审法院判决对犯罪动机作出了解释,1996年案件被害人王正军在当时已被依法判刑,且量刑适当。此后22年,王家父子并未和张扣扣家发生新的冲突,不属于邻里矛盾,而是报复杀人,原判量刑准确。

在庭审的最后,辩护律师殷清利称,“法院有可能宣判死刑的权利,但张扣扣也有通过法律程序死的明白的权利。”邓学平也表示,“法院有生杀夺予的大权,但司法主权在民,剥夺一个人的生命切不可违逆多数民意”,认为不应立即执行死刑,请求对张扣扣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两年执行,留张扣扣一命。

在最后陈述阶段,张扣扣只说了一句话,“感谢我的两个律师,对法院的判决无论什么结果我都接受”。

11日晚7时许,法院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处张扣扣死刑。

二审宣判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