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总导演哈文接受专访 节目基本达到心理预期

时间:2019-08-05 18:41:12 编辑:bianji006/ 浏览:0次
春晚总导演哈文接受专访   节目基本达到心理预期
春晚总导演哈文:今年更“烫手”,但问心无愧 
春晚总导演哈文接受专访   节目基本达到心理预期
哈文春晚后台照片 

2015年央视春晚落下帷幕,总导演哈文今日独家专访,与广大网友畅聊本届春晚的台前幕后。对于歌舞、语言、魔术类节目的一些争议性话题,她悉数直面进行了一一回应。而对于这块自己啃了三届的“烫手山芋”,哈文则直言今年感觉更烫手,但自己问心无愧。

尽心尽力问心无愧,基本达到心理预期

春晚,众口难调,也被视为一枚“烫手山芋”。今年是哈文及其团队第三次执导春晚。在刚刚过去的24小时里,关于春晚的话题和争议性的讨论还在持续中,对此,总导演哈文表示,春晚本来就是做给大家看的,让大家议论的,“大家对春晚有什么样的议论都可以接受,但最好是建设性的。”

今年春晚筹备时间仅仅只有3个月,此前接过导演一职时,哈文曾坦言希望集全组之力,把不可能任务完成,创造奇迹。如今春晚结束后,哈文坦言,剧组一直尽心尽力,目前基本达到了心理预期,“做了一台我们问心无愧的晚会,我们满不满意不重要,主要是观众满不满意。”

吐槽多少都正常 抢红包对看节目无太大影响

与往年春晚相比,今年春晚一大创新便是引入了新媒体互动,甚至还利用新媒体给观众发红包。不过有声音认为这其实是双刃剑,不少观众忙着去抢红包了,连往年对节目的“吐槽”也不那么激烈了。对于这一点,哈文却认为抢红包是直播过程中伴随式的互动,应该不会对大家观看节目有太大的影响,而春晚还会进行多次重播,重播版的互动环节都会被剪掉,“大家可以安静看春晚,不被抢红包分心。”

至于吐槽的多少,哈文认为这都是正常的现象,“你看还是不看,春晚就在那里。”

春晚今年更“烫” 非节目去留的最终决定者

不过对于春晚这块“烫手山芋”,已经“吃”了三年的哈文对于它而言,似乎也有着复杂的情感,“今年感觉更烫了,我自己本心肯定不想再做春晚了,但是春晚不是我想做就能做,不想做就不能做的。”

相比之前哈文执导的两届春晚,今年春晚的联排出现了较多的“状况”,比较突出的便是节目最终被拿下。像“四小鲜肉”以及四小花旦组成的“四美组合”等都是到了联排尾声而最终无缘春晚。对此,哈文坦言这些节目都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导演组倾注了很多创意和心血,“作为创作者,每一个节目都是我们的心头肉,每一个节目我们都希望做得更好,我们也十分不希望这个两个节目被拿下。”

早前,有电视从业者感慨,春晚总导演这份工作有时候也身不由己。对此哈文也表示,他们(剧组)并不是节目去留的最终决定者,“我们只是决定的执行者,纵有千般不舍,我们只能最终按春晚审查小组的决定执行。”

个别歌手假唱被质疑?相信每个歌手的实力

今年春晚上歌舞节目类进行了一番创新,尤其是明星反串闹新春的环节引发热议,对于这个环节,哈文认为反串主要是基于春节联欢晚会的“联欢”属性,力求达到全民大联欢的效果,突出联欢的特点。“从目前观众和网友的反馈来看,这个节目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观众和网友都比较满意。”

不过春晚直播结束后,网络上有人也吐槽个别歌手出现跑调的情况,甚至有部分歌手也被质疑假唱,对此总导演哈文认为,春晚的歌手们表现得都很不错,“希望大家的要求不要太苛刻,春晚只是一场给大家送欢乐的联欢而已,我相信每个歌手的实力。”

反腐相声有突破不好笑? 要意义和意思都兼顾

相比去年春晚,羊年春晚语言节目的数量翻了一倍,达到了10个。尤其是“反腐相声”出现在春晚中,成为一大热议的焦点。对于今年春晚语言节目的创作尺度,哈文认为,在创作之初剧组基本上对内容尺度没有什么限制,给演员一个更自由的创作和发挥空间。

而对于本届春晚中出现的反腐小品《投其所好》以及苗阜、王声的反腐相声《这不是我的》,哈文表示,今年春晚的反腐题材的尺度是挺大的,“是春晚历史上的一个突破。”不过苗阜、王声的相声播出后,之前被吊足胃口的一些观众却认为并不太好笑,而苗阜、王声在受访中也坦言,表演这个“命题作文”属于“顶着雷”,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意外。对此哈文也认为,基于春晚自身的属性和特点,春晚中的语言类节目中必须是“有意义”和“有意思”兼顾的。

魔术节目亮点少无话题? 并非得从节目上找话题

今年春晚的魔术类节目启用了新人,香港魔术师周家宏。不过相比之前的老前辈刘谦、yif等魔术师而言,今年春晚的魔术节目却被指少了一些亮点,甚至缺乏往年春晚热议的话题性。对此,总导演哈文认为,魔术是适宜观赏的节目,“不一定非要从魔术节目上找话题。”而她认为周家宏今年的魔术表演的不错。“为了呈现比较好的表演效果,他一直在认真练习,一直努力学习普通话,并于节目组积极沟通磨合。”

此外,今年主持人阵容达到了8人,这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串场的难度以及时间把控上的不确定性。像直播当天的零点环节,主持人可利用的空余时间达到了5分多钟。对此哈文认为,这样的压力对于导演组和主持人而言肯定是有的,“之前的彩排过程中,我们已经操练了很多遍,也准备了很多个版本。在直播当天,为了保证零点的正常播出,最终把《强军战歌》、《搭把手》、《幸福家家有》三首歌移到了零点之后,演员们也都很配合。”此外,对于新晋春晚主持人,《新闻联播》主播康辉的表现,哈文也给予了肯定,“他表现有惊喜,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新闻主播。”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