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彩虹热线   >   社会  >  正文

点赞!川航英雄机长 乘客:感觉像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评论
机长刘传健(中)和3U8633航班机组人员。忻晓松摄

川航英雄机长 机长刘传健(中)和3U8633航班机组人员。忻晓松摄

5月14日早上,四川航空(下文简称“川航”)由重庆飞往拉萨的3U8633航班,在四川空域内飞行途中时,驾驶舱右侧玻璃突然破裂,驾驶舱瞬间失压,气温降低到零下四十摄氏度……在意外发生后,万米高空中,机组副驾驶徐瑞辰半个身子被“吸”了出去,大量机载自动化设备失灵,机组向地面控制台发出了“7700”信号(表示遇到紧急状况),紧急求助。

危急关头,3U8633航班机长刘传健,在自动化设备失灵情况下,依靠二十年飞行经验,手动操纵,于7时40分左右,成功让飞机备降在了成都双流机场,挽救了119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的生命安全。整个备降过程前后仅仅20分钟。

一位民航业界专家闻讯,称赞川航本次备降“是一个奇迹”。

目前,川航、中国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等多方已展开详细调查。

空中惊魂

驾驶舱玻璃突然破裂飞机紧急备降成都

14日早上,微博多个长期关注民航的自媒体相继发帖称,早上川航由重庆飞往拉萨的3U8633航班,在四川空域内飞行途中时,驾驶舱的玻璃突然破裂,情况危急。

网帖附上了多张照片,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出事客机的驾驶舱,一块玻璃已经不见了,在驾驶舱内部,控制台上的电子设备七零八落,已经不能正常使用。

14日上午,川航3U8633航班备降的消息在网上引发了全国网友高度关注。记者在乘客提供的视频中看到,在机舱内部,盒饭散落一地,乘客座位上的氧气面罩也脱落了下来,乘客们纷纷戴起氧气面罩,空姐正在安抚大家。

网帖也称,在驾驶舱玻璃破碎后,机组副驾驶差点被强风“吸”了出去,衣服也被撕了个粉碎,飞机在降落成都双流机场后,可以明显看到轮胎已经瘪了。

14日上午9时许,川航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因机械故障备降成都,航班已于7时42分安全落地,旅客已有序下机休息。

随后,川航正换机执行成都至拉萨航班,预计旅客将于上午11时飞往拉萨。

官方发布

两名乘客受伤民航管理部门介入调查

14日下午1点50分,川航再次发布官方消息称,航班落地后,旅客在工作人员引领下转至候机楼休息,并改签至3U8695成都至拉萨航班,该航班已于12时09分起飞。

其次,有29名感觉不适的旅客在川航工作人员陪同下前往医院检查就诊。经初步检查,目前,一人因腰伤收治入院,一人皮肤擦伤,其余人员经检查未见明显异常。

对于网传“航班机长耳朵受伤”,川航也发布声明称,3U8633航班机长身体状况一切正常,正在休息。

其次,副驾驶皮肤擦伤,一名乘务员腰部受伤,正接受治疗,其余27名就诊旅客未见明显异常。

目前,川航、中国民用航西南地区管理局等多方已展开详细调查。

乘客回忆

“感觉走了一趟鬼门关捡回一条命”

14日下午,在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29名感觉不适的乘客正在医院就诊。53岁的内江籍乘客马先生告诉记者,意外发生之前,飞机正在平稳飞行,乘客也都在吃早餐。

“突然一声巨响,然后飞机极速降落,飞机舱内空气不够,我感觉呼吸都困难。”不过随后不到一分钟时间,飞机逐渐平稳下来了,降落在成都,乘客被送往医院。

另一位乘客曾先生表示,经历高空失压后,他的头部胀痛,妻子已经昏迷两次,目前还在治疗中。在医院内,一位刚从高压氧舱出来的乘客感叹:“真是感觉走了一趟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

乘客马先生告诉记者,他们一行共13人,是去拉萨工作,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据他回忆,飞机遇险时,正好是吃饭时间,机务人员都在发放餐食,突然感觉飞机一直就往下掉,心里一片空白,空姐马上提醒大家,带好氧气面罩。

“在飞机机舱内,乘客们都按照空姐的指示戴好了氧气面罩,没有大喊大叫。”马先生说,后来感觉飞机慢慢稳定,不过自己接着就出现了头痛头晕的症状,但目前已经好多了。

川航机长手动操控平安备降

在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记者也见到了3U8633航班机长刘传健,他用一句话来形容这次遭遇:“很罕见,极其罕见。”

据他介绍,早上6点过,当飞机距离成都100-150公里左右时,没有任何征兆,一声巨响,驾驶舱右前方的玻璃就爆裂了,“副驾驶当时就被‘吸’了出去,半个身子都在外面。”

在玻璃爆裂后,驾驶舱内很快发生了失压,很多物品都飞了起来,很多自动化设备出现故障,噪音非常大,仪表盘也看不清楚。

“当时飞机的时速超过800公里,又在万米高空,空气非常稀薄,最严重的还是失压问题。”他说,失压会给驾驶员的身体造成很大伤害,首先是耳膜,然后温度会骤然下降到零下四十摄氏度,人体很快就会被冻伤。

“在发生爆裂后,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力操纵飞机,安全备降。”他说。

在飞机诸多自动化设备失灵以后,刘传健和副驾驶徐瑞辰只能依靠手动操纵飞机,甚至有段时间与地面失去了联系。好在发生故障后,机组第一时间向地面发出了“7700”的信号,表示遇到紧急情况,需要帮助。

“自动化设备失灵,给操纵飞机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不过我飞行超过20年,这条航线也很熟悉。”刘传健说,对于这种紧急情况,川航平时也组织过严密的训练,正是有了平时的训练,才能让他在危急关头,能够冷静处理危机。

从出现玻璃破裂到飞机安全备降成都,机组整整与死神搏斗了20分钟。

点击进入下一页

川航英雄机长 受伤的副驾驶徐瑞辰(中)。忻晓松摄

副驾驶半个身子被“吸”出舱外

“短袖上衣、长裤都被‘撕’碎了”

在医院病房内,3U8633航班副驾驶徐瑞辰正卧床休息,这是一名1991年出生的年轻人,目前身体和精神状况都比较稳定。

在飞机驾驶舱玻璃爆裂时,他就坐在驾驶舱右侧,爆裂的玻璃,就位于他的正前方。在玻璃爆裂的瞬间,在近万米高空中,强风把他的半个身体都“吸”了出去,好在他系着安全带,被拉了回来。

在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后,他才发现,自己的“短袖上衣、长裤都被‘撕’碎了”。

14日,不断有网上传言称,由于驾驶舱高空失压,副驾驶徐瑞辰的耳朵受到严重伤害,不过根据医院检查,徐瑞辰只是面部和胸部受到了一定擦伤,听力并没有受到影响。

对于记者的提问,躺在病床上的徐瑞辰能听清楚,回答问题也很有条理,身体并无大碍,“目前来看,没有影响到我的听力,希望大家放心。”

14日晚,经历了一场“空中危机”后,整个机组的情绪比较平稳,机长刘传健再三强调,航班成功备降,他要特别感谢包括副驾、空乘在内的全体9名机组人员,正是大家的通力合作,才保障了乘客的生命安全。

民航业内人士:

本次备降是一个奇迹

一位民航业界专家告诉记者,根据已公布的信息分析,机组先发现玻璃上有裂纹,接着玻璃马上就碎了,很有可能是因为玻璃老化,也有可能是因为固定螺丝丢失或失效。

民航飞机高度大概九千八百米,三万两千多英尺,在这个高度下,极度低温、极度缺氧,并且有强风、强噪音的干扰,这种环境下,人类大概几秒钟就会失去意识。

他分析说,一般来说,在飞机正常失压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戴上氧气罩,一般不会有大问题,但像今天这种情况,玻璃破损后,驾驶员可能根本没有时间去戴氧气面罩,强风就已经来了。

他说,在驾驶舱飞行管理组件完全失效、无法自动驾驶的情况下,机组只能完全靠最原始的方式——用一块备用仪表,以人工导航的形式来驾驶飞行。“这对驾驶员的心理素质、操作技术要求特别高。”他认为,在自动化设备失效、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机组依然将飞机安全降落,“真的是一个奇迹”。

对话·川航“英雄机组”

“当时飞机的时速超过800公里,又在万米高空,空气非常稀薄,最严重的还是失压问题。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力操纵飞机,安全备降。”

——机长刘传健

给川航机长"世纪迫降"点赞但别忘了问个"为什么"

不管是哪一种原因,为何在飞机的例行检查中未能检测出问题?或者说,在相应等级的飞机检修中是否该进行前风挡玻璃的检测(比如老化程度)工作?

昨日早上,由重庆经停成都飞往拉萨的川航3U8633,在重庆起飞后没多久由于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飞机于7时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119名乘客平安落地。

事故未造成乘客伤亡,自是万幸。舆论一边倒地盛赞机长刘传健处置得当。这次航空史上罕见的事故,是飞机驾驶员“平时训练都不会考虑训练如此大难度的操作”。川航飞机为何就发生了?

据媒体报道,执飞该航班的飞机是空客A319-100,川航于2011年购进该架飞机。截至目前共使用19912小时,最近15日无维修记录,破裂挡风玻璃系原装。空客公司已派出专家组前往成都配合调查事故原因。

有资深机长解释,出现风挡玻璃破裂的原因有多种,航材问题,比如劣质风挡航材;螺丝问题,不合格的螺丝,或者不合规格的螺丝;风挡加温故障;风挡老化;外来物撞击;其他原因等。

#FormatImgID_2#

川航英雄机长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川航该飞机风挡玻璃破裂的原因可排除设计缺陷、人为和老化原因。虽然该飞机在空客天津厂总装,但所有材质的标准都是一样的,也基本可以排除航材的劣质问题。毕竟该架飞机已经飞行了近2万小时,此前并未出现同类事故。

比较可能的原因就是装配不当,比如玻璃、螺钉、装配时存在的预应力等,同时遭遇高空内外十倍的压差最终导致前风挡玻璃两层出现同时破裂的罕见现象。

问题来了,不管是哪一种原因,为何在飞机的例行检查中未能检测出问题?或者说,在相应等级的飞机检修中是否该进行前风挡玻璃的检测(比如老化程度)工作?有资深机长推测,民航局或可能提出相应标准,以进一步规范飞机检测工作。

对于川航来说,这也是其需要对此次有惊无险的事故向公众,或者说向他的乘客交代清楚的核心所在。不管哪种原因,事故毕竟对于这119名乘客来说都是一次不同凡响的经历,而且,也是差点酿成重大伤亡。

其实,此次事故未能造成乘客大伤亡,除了机长刘传健个人的能力能够应对之外,还有“天公作美”之因。刘传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天气帮了很大的忙。今天早上几乎无云,能见度非常好,如果是伴随降雨或者天气状况不好的话,后果无法预料。”

对于川航来说,更为重要的意义在于,如何举一反三,而不能总是停留在航空事故排行榜的“前位”。2017年,川航因为多起不安全事件被民航西南局行政约谈。早在2005年,民航总局首次公布航空公司运输飞行事故征候“排行榜”时,川航即位于该榜(第一季度)榜首,事故征候率是国内其他航空公司的至少两倍。

这或许更值得深思。(华西都市报、新京报)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彩虹热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QQ:361040607@qq.com

联系我们|zgchrx.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渝ICP备0901147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