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曹园对外开放吗?“曹园事件"滥伐林木、违建的哪些事

时间:2019-04-23 12:06:43 编辑:xiaobai/彩虹岛 浏览:37次

对话曹园举报人:曾目睹园内豪华,举报两年未果

原标题:对话“曹园举报人”:和曹波认识常去玩,打猎、吃野味是常事

调查组进驻“曹园”这几天里,“曹园”大门口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拍照留念。人们对“曹园”十分好奇,都想实地一探究竟。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曹园”事件爆料人张先生。张先生讲述了他见到的“曹园”,以及在“曹园”里打猎、住宿、吃野味的日子。

这名爆料人张先生正是此前央广中国之声发表的“曹园”相关报道中提到的实名举报人张先生,也是在今日头条头条号上认证为“牡丹江毁林违建曹园事件知情人”的“曹园举报人”。

[对话“曹园举报人”]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知道曹波在“曹园”里滥伐林木、违建的事情?

张先生:我们一直都认识。我经常去“曹园”住、玩。后来我也想建“曹园”那样的园子,空气多好啊,就在“曹园”旁边买了一块地,但是去政府问了手续办不下来,那块地就一直放着了。我也跟曹波聊过,我说你这没手续不行吧,他说没事,想办法建。

我办过一次林木采伐许可证,林业局的人实地来标注,可以伐哪一棵树给你做记号画上,然后再伐。但是我在“曹园”里面看见曹波指挥施工的时候,是手一指,路朝这边开、那边开,施工的人就直接砍树、开路,并没有标记。

你看我的林权证上面,多少亩地、多少棵树都写的很清楚。“曹园”滥伐了多少树木,跟林权证和林木采伐许可证对比,再算现在还剩多少颗树一目了然。

澎湃新闻:“曹园”的林子是怎么买的?

张先生:当时牡丹江军马场的林地是公开卖的。曹波是直接从军马场那买的,我买的是别人手里的地,在“曹园”旁边。(据央视报道,曹越于2005年11月1日承包经营军马场有林地2050亩,齐桂玲于2006年5月23日,承包经营军马场有林地1275亩。曹越为曹波次子,齐桂玲为曹波之妻。——编者注)

澎湃新闻:曹波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说“曹园”从来没有像他们说的做接待。你了解的情况是怎样的?

张先生:我在那吃过N次饭。 2008年,我在牡丹江林口有个项目。我去牡丹江他不让我住酒店,就让我在他的山庄住,最长一次住过二十多天。后期我俩熟,我去了保安看到我摁喇叭就给我开门了。

第一次认识张晶川(官方简历显示,2008年1月至2015年3月,张晶川先后担任中共牡丹江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党组书记、副市长、代市长;中共牡丹江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党组书记;中共牡丹江市委书记、市政府市长;中共牡丹江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2017年5月16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官方网站发布消息:日前,经省委批准,省纪委对省人大常委会正厅级干部张晶川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编者注)就是在“曹园”一起吃饭。那次经人介绍,我和曹波都是第一次见张晶川。那时候他还不是牡丹江市委书记,他来了看曹波的书架上面一排一排香港买的书。张晶川问曹波什么文化,我说大学文化。后来,仅和张晶川就在“曹园”吃过两次饭。

我在头条号上发的一张曹波给狮子点睛的照片,就是2017年他在“曹园”给自己过60大寿时候的照片。曹波的大儿子曹超结婚,就是在“曹园”办的,连续宴客五六天。婚礼我去了。

我还在“曹园”吃过老虎肉,他们叫“猫”肉,还有熊掌。老虎肉炸着吃,熊掌做不好土腥味很重。曹波把一个以前经常做饭的厨师给开掉了,一问厨师都知道。

跟着曹波在“曹园”里边、外边都打过猎。曹波在“曹园”里面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他常住的房子有间密室,密室里有两把长的口径枪、一把五四手枪,是他平时打猎用的。他非常喜欢打猎,瞄的很准。野鸡每年打一两百只。白天打野鸡,晚上打鹿、狍子、野猪。经常晚上拿着探照灯、开着吉普车去打猎,吉普车天窗改大。我看他打猎我知道为啥叫傻狍子,晚上灯一照它就不动了,就等着你打。我见过里面还有藏獒十来只。

动物标本有自己打的,老虎、熊的标本都是走私进来的。90%的恐龙化石都是同一个人偷来卖给他的。还有些动物标本是他去全国各地买来的。他喜欢买这些标本,因为这些东西看上去震撼。他的口头语:平台、平台,没有这个平台啥事做不了。

“曹园”就是个会所,就是“红楼”那个意思,朋友来吃、喝、打猎玩,外人进不去。接待贵宾的。以前网上有很多“曹园”照片,朋友去玩后发的,他根本不在乎。后来中央环保督察组下来查,他意识到有点严重,就找人花钱把“曹园”相关的照片都删掉了,以前打开网上有很多“曹园”照片。

澎湃新闻:你很熟悉“曹园”吗,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

张先生:先看“曹园”大门,大门城墙部分是三层楼,曹波的员工都住在里面。门后的影壁是石雕的百鹤图,从福建运来的。

再往里走,山上最高处的亭子下方山脚处有个山洞,里面藏着大量的酒,酒里泡的是整架的虎骨。亭子下面紧靠山脚的建筑是一栋三层的楼,里面有卡拉OK、桑拿、套房等。就是这栋楼,后来曹波和这栋楼的施工方朱继友打官司。朱继友去世后,朱继友的儿子朱广德又跟曹波打官司,为工钱的事儿。(中国裁判文书网2016年12月9日发布《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与朱广德、黑龙江省新陆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民事裁定书》。——编者注)

再就是“曹园”展览馆,里面放了一部分东西,后来很多东西放不下,又在展览馆后面盖了房子,不太珍贵的都放那里面。我每次去就住在展览馆旁边靠近山那一侧的房子里。紧挨展览馆的那边是曹波办公室,旁边是厨房,我住在曹波办公室对面的客房里。

山的那边就是水库,步行过去要30分钟左右。2010年他请了位易经大师来算,说“曹园”火气太大,需要水,他就砍树挖了个水库。结果他不懂没做好,下雨天的时候水特别大,要用泵往外抽水,我当时都在坝上看见过。后来他找水务局专家看了说这个很危险,再后来国家修大坝给钱,所以他报到政府,政府拿了一笔钱给他又修了坝。

3月20日调查组进驻“曹园”我去了,刚开始不让我进,把我关在外面。后来记者问这些地方干什么的,问谁都不知道,记者找市长要求把我叫进去,这样我带着他们、给他们领路,介绍这是跑马场、这是水库、这是接待贵宾的地方,那里头有四合院别墅、还有3层的楼,我说把门打开,但都不开门。

澎湃新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先生:等待调查组的处理结果。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