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彩虹热线   >   国际  >  正文

Uber提交招股书,披露持有滴滴出行15.4%股权

Uber提交招股书

Uber提交招股书 

继Lyft之后,美国网约车巨头Uber也递交了招股书,计划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证券代码为“UBER”。

Uber将用作“占位符”的最高筹资金额定在10亿美元,据知情人士透露,Uber最高融资是在100亿美元,估值在900亿美元到1000亿美元之间。

受竞争对手Lyft上市表现不佳的影响,Uber其实是下调了估值。此前,投行向Uber表示,其估值最高可达1200亿美元。

去年运营亏损30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Uber在2018年营收为112.70亿美元,高于上年的79.32亿美元,同比增42%;

Uber在2018年成本和支出为143.03亿美元,高于上年的120.12亿美元。其中,营收成本和支出为56.23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41.60亿美元;

运营和支持支出为15.16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3.54亿美元;销售和营销支出为31.51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25.24亿美元;

研发支出为15.05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2.01亿美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20.82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22.63亿美元;

归属Uber的净利润为9.97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40.33亿美元,同比扭亏。

不过,Uber并非是真正盈利,Uber在2018年的运营亏损为30.33亿美元,上年同期运营亏损为40.80亿美元。

Uber距离实现盈利还很遥远,该公司警告称,预计运营支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将大幅增加”,而且“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截至2018年12月31日,Uber账面持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64.06亿美元。

增速放缓 Q4运营亏损10.53亿美元

Uber在2018年第四季度营收为29.74亿美元,较上一季度的29.44亿美元增长1%,较上年同期的24.41亿美元增长22%,增幅减缓。

截至2018年底,Uber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9100万人,其中包含了送餐服务Uber Eats的月度活跃用户人数。

与2017年相比,这一数字增长了33.8%,但增速低于一年前的51%。

分地区来看,主战场北美地区(美国和加拿大)年度营收61.5亿美元,第二大市场拉美地区的营收为20亿美元。

欧洲、中东和非洲的营收为17.2亿美元,亚太地区营收为10.3亿美元。

Uber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成本与费用为40.27亿美元,较上一季度的37。07亿美元增长9%,较上年同期的36.38亿美元增长11%。

Uber在2018年第四季度运营亏损10.5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亏损11.97亿美元有所缩减,但依然较前三个季度大幅增加,运营亏损率为-35%。

相比于对手Lyft来说,Uber一直受公司动荡的影响,尤其是2017年经历了多事之秋。

Uber提交招股书

Uber提交招股书Uber创始人、前任CEO查尔韦斯·卡兰尼克

2017年,Uber创始人、前任CEO查尔韦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去职,COO、CFO先后离职。Uber还被调查出存在200多起不当行为。

以至于有网友调侃:“Uber不再有COO、CFO和CEO,简直就是一家‘无人驾驶’的公司。”而Uber的持续动荡,给了Lyft持续壮大的机会。

直到2017年8月,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被Uber董事会选中,担任CEO,情况才得到缓解。

此后,软银集团在2017年底斥资90亿美元收购Uber股票,成最大股东。当前,软银还是滴滴、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等多家打车软件重要股东。

IPO前,软银持有Uber的股权为16.3%,软银曾谈判要求获得Uber董事会的两个席位。

最近有消息称,软银投资Uber遭美国安全审查,或丢失Uber董事会席位。

Entities affiliated with 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为Uber第二大股东,持股为11%;Ryan Graves持股为2.4%。

前任CEO查尔韦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持股为8.6%,为第三大股东;Entities affiliated with Expa-1, LLC持股为6%;

H.E. Yasir Al-Rumayyan持股为5.4%;The Public Investment Fund持股为5.3%;Entities affiliated with Alphabet Inc.持股为5.2%。

Uber提交招股书

Uber提交招股书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

作为职业经理人的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持股占比很低,不足1%。

达拉·科斯罗萨西还面临很多挑战,他要回答投资者有关公司财务状况的问题,还要负责说服投资者相信,在过去两年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尴尬的丑闻后,现在他已成功改变了该公司的文化和商业实践。

这些丑闻包括性骚扰指控、向监管机构隐瞒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使用非法软件绕过当局以及海外贿赂指控等。

当然,Uber在全球拥有非常多资产,比如,Uber将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换取了滴滴的股权,截止2018年9月30日,持有滴滴约15.4%的股权。

Uber将东南亚业务与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合并,换取了后者30%的股权,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仍持有Grab约23.2%的股权。

Uber俄罗斯业务还与俄罗斯搜索引擎Yandex旗下打车服务Yandex.Taxi合并。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Uber持有Yandex.Taxi约38%的股权。

附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沙西的信

十年前,Uber诞生于科技的分水岭。智能手机的兴起、应用商店的出现以及对按需工作的渴望推动了Uber的发展,并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消费者便利标准。最初的“按动按钮即可骑车”理念已经变得更加深远:出行共享、拼车;送餐和货运;电动自行车和踏板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城市航空。

当然,在从A点到B点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把一切都做好。

Uber之所以成为一家成功的初创企业,归功于一些原因,例如强烈的企业家精神,我们甘冒其他人可能不愿意冒的风险,同时,Uber 也经历了一系列众所周知的失误。

事实上,当我作为首席执行官加入Uber时,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离开原先稳定的工作,去往一家一无是处的公司。我的回答很简单:Uber是一家千年不遇的公司,未来的机会是巨大的。

如今,Uber在全球行驶里程中所占比例还不到百分之一。在Uber业务可达的国家,只有一小部分人使用过我们的服务。而且,当涉及到食品和物流等大型产业,以及未来城市流动性将如何更好地重塑城市时,我们仍然几乎没有触及到皮毛。

建设这个平台需要有挑战正统观念的意愿,有时甚至会颠覆自我。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客户需求和偏好的变化,我们也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又变得与众不同了:成为上市公司。

采取这一步骤意味着我们对股东、客户和同事负有更大责任。为此,在过去的18个月中,我们改善了公司治理和董事会监督;建立了一支更强大、更具凝聚力的管理团队;做出了必要的改变,以确保我们的企业文化鼓励团队合作,并鼓励员工做出长期承诺。

我们尚未完成百分之一的工作,因此,我们将着眼于未来。我们将优化客户的幸福感和忠诚度,而不是出行的边际效益或交易增长。

我们不会回避短期的经济牺牲,因为我们着眼于清晰可见的长期利益。

我们的持续成功将来自卓越的执行力和平台的力量,为此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我们的网络跨越数千万消费者和合作伙伴,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工作平台之一。

我们的工程和产品团队正在解决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交汇处一些最困难的问题。我们的区域运营团队使我们能够以业务所在城市真正公民的身份,去建立和运营我们的业务。

在这封信的结尾,我向您承诺:我不完美,但我会倾听您的声音;我将确保尊重我们的客户、同事和城市;我会以热情、谦逊和正直的态度来经营我们的业务。

上一篇: 德选择安东尼互换球衣,眼里含着泪花
下一篇: 梅轩宇否认捏造,只是发布了未经核实的信息。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彩虹热线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QQ:361040607@qq.com

联系我们|zgchrx.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渝ICP备0901147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