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群策是称职的教练 却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

时间:2019-07-30 15:09:30 编辑:bianji005/ 浏览:

体操教父王群策

​7月13日下午的训练,王群策对毛艺发火了,他怒气冲冲地拿起椅子往地上一摔,毛艺端端正正地站在不远处,一声不吭。坐着的另一位教练徐惊雷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肯定是毛艺训练质量不高。”十几分钟后,王群策调整好了情绪,他拿起被摔倒在地上的椅子,坐了上去,开始接受新浪体育的专访。

王群策和王妍

看毛艺训练质量不高,他急了

他是称职的教练,却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因为把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自己队员的训练上,王群策的儿子时常抱怨父亲,会对王群策的朋友说:“我是缺少父爱的。”每每听到儿子这么说,王群策的表情总是复杂的。不仅是儿子,他对妻子、甚至父母都是心有亏欠的,“我的家乡是云南的普洱,但自从我练体操后,我40年都没有回去过春节。”他把几乎半辈子奉献给了自己心爱的体操。

里约奥运会的倒计时天数越少越少,王群策可以明显感觉到队员心态的紧张起伏。这一天,毛艺的训练质量不高,他心里着急,没能控制住,便发泄了出来,“比如说让她做5个难度,为了精益求精,她必须按一个标准来完成,如果用不同的标准,肯定就达不到我们教练的要求。”

训练的一整天,王群策与徐惊雷、陆乐三位教练要负责盯几位备战里约奥运会队员的训练。在王群策看来,备战里约奥运会的中国体操女队的整体实力要强于伦敦奥运会时,“现在她们备战奥运会整体情况不错。这届奥运会对我们这拨运动员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从我们队的高低杠和平衡木的整体实力赢美国队的胜面比较大。和以往的奥运会不同,很多队伍的高低杠和平衡木两个项目和我们队处于竞争的局面,虽然我们队有实力,但不像这一届,有三、四个人都具备冲击奖牌甚至是金牌的实力。团体,我们队也不是没有机会。我们现在训练还是以稳主为,在调整状态。”

王群策分别分析了王妍、范忆琳和毛艺备战奥运会的情况,“王妍的平衡木、自由操和跳马,通过蓟县的训练后,能力有很大的提高,成套的稳定性肯定比去年的世锦赛时有所提高。范忆琳,在去年的基础上,高低杠有新的变化,她从去年开始换了下法后,下法一直处于提高阶段。她只要下法能够稳定,她能够减少被扣分因素。另外,现在她的平衡木实力比过去有所提高。毛艺的自由操与去年相比有一些变化。下一步,怎么样把她们的状态调整到最佳,那就是我们必须要做的。”

王群策安慰姚金男

得知姚金男无缘里约奥运会,他眼圈红了

除了上述几位队员之外,还有一人让王群策很是挂心,她就是姚金男。王群策坦言,姚金男落选里约奥运会“对我的教练生涯是一个很大的刺激”,“我在琢磨是不是这届奥运会结束后我就该退休了。我带了她7年,我带她的过程中反复特别大,她有的时候莫名其妙这疼那疼。有的东西,她练都没怎么练,莫名其妙地就疼了。这孩子有她的个性,但我们在教她的过程中,她每一天都在全力以赴地训练。导致她落选里约奥运会的原因是她肩膀的术后恢复不理想。她真的挺不容易的。虽然她没有入选里约奥运会参赛阵容,但我觉得她已经表现得很完美了。”2014年世锦赛,姚金男获得了高低杠冠军,因为这个世界冠军,王群策认为虽然无缘里约之行,但姚金男迄今为止的运动生涯并没有遗憾。

“知道姚金男落选里约奥运会的那个时刻,徐指导哭了,但我没有落泪,但眼圈是红了。我们组的队员,没有入选我都会难过,除了姚金男、黄慧丹落选了我也难受。我在想,我是不是年纪大了,多愁善感了,是不是到了退休的时候了。我希望能做体操教练的常青树,但岁月不饶人啊,体操是要手把手教的,有时候我真的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让王群策心生退意的还有一个原因——这些年,他觉得自己亏欠家人的太多了,“我儿子现在已经23岁了,严格地说,他是怎样长大的,我都不知道。我们队的很多教练都是这样,手下的队员怎么成长,我们很清楚,但自己的孩子怎样长大的,我们都不太了解。”

说这番话时,王群策的脸上分明有两种情绪,一种是对队员的不舍,另一种是想“解甲归田”的倦意,“我想以后好好弥补我的家人。”

Tags: 王群策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

    • 相关推荐
    • 娱乐
    • 时尚
    • 健康
    • 汽车
    • 科技
    • 体育
    • 财经
    • 美食
    • 图片
    • 视频
    • 滚动
    • 常识
    • 科学
    • 旅游
    • 家居
    • 星座
    •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