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4·25聚集事件违法者并未受到惩处

时间:2019-07-30 19:18:55 编辑:bianji005/ 浏览:

厦门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是国内少有的拥有合法手续的球场。然而,今年3月17日,因土地所有权的问题,来自球场附近潘涂社区村民却开始在球场门口聚集,他们将前往球场打球的球友拦下,拉起横幅,通过对球场施压来向政府表达自己的诉求。至今,在潘涂社区村民的强势围城下,凯歌高尔夫俱乐部已面临破产的危险

4月26日,一篇名为“疑似厦门市同安区委女书记被村民扒光衣服”的帖子在网上流传。照片中,一位女子光着上身,双手护住胸部,跪在地上,一群人站在一旁围观拍照。有网友称,帖子中的人为厦门市同安区区委书记,在4月25日的一起冲突中,她被潘涂社区的村民扒去了上衣。

关于4月25日的事件,新华网将其定性为“4·25聚集事件”。经过调查,网上流传的照片中被扒去上衣的女子是这次冲突中受到伤害的一位女特警,并非同安区的领导。新华网称,“4·25聚集事件”是一起“严重的暴力袭警、侮辱女性、非法拘禁事件”。

“4·25聚集事件”跟村民围堵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有关。在村民围堵球场一个月后,4月25日,为了尽快恢复凯歌高尔夫俱乐部的正常营业,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决定依法行事,拆除村民违章搭建的遮阳伞等建筑物。凌晨4时左右,政府的执法人员来到了球场大门外的村民聚集地,开始了执法行动。

在遮阳伞内值班的村民发现了执法队员的行动,他们向潘涂社区的村民发出了信号。不久,村民闻讯赶来,并与现场的执法人员发生了冲突。据现场目击者称,村民的情绪非常激动,他们把在警车内拍照的女特警揪了出来,当众三次扒光了她的上衣。同时,村民还把同一警车内坐着的一位男警官拉了出来,对他进行殴打,导致该警官身体多处受到伤害。据了解,这次冲突导致多名执法人员受伤,球场附近的324国道交通中断了20多个小时。

“4·25聚集事件”后,厦门市相关领导召开了会议,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案,但直至今日,有关此事的解决方案仍然没有出炉。

球场外遮阳伞等建筑物被拆除后,又被村民迅速搭建了起来,他们重新聚集在球场外,继续对球场进行围堵。在这次冲突中,村民抢到了一部分执法人员的盾牌和警帽,他们将这些物品挂在球场边的同集路上进行展示。

凯歌高尔夫俱乐部的局势,并没有因为这次行动而得到缓解。

球场被围堵

围堵球场的村民来自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潘涂社区,他们的围堵行动始于3月17日。这一天是周六,正常情况下,这本该是一个繁忙周末的开始。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每周末都会有300人左右的客人,3月份是厦门的打球旺季,周末球场更加繁忙。

但这个周六,他们却过得无比艰难。早上6点,球会迎来了当天的第一批客人,一支50多人外籍球队的队内赛。7点,第一批客人刚开完球,陆续到来的客人和去球会上班的员工却发现球场出事了——在球场的大门外,突然出现了一支百十人村民组成的队伍,他们用凳子、路锥堵住了大门,禁止任何人进入球会。同时,他们还在一旁拉起了两条横幅,一条写着“还我村民土地”,另一条写着“保障村民利益”。

8点,情况更加严重,围堵球会的村民增加到200人,现场开始出现警察维持秩序。但警察的出现并没有使局势得到改观,一些着急上班的球会员工与村民发生推搡,而进入球会的车辆,则被村民全部拦下。没办法开车进入球场,一心想下场的会员只好背着球包,绕到球场旁边的围墙处,通过球会递出来的梯子,翻墙进入了球会。

上午11点,第一批进入球会打球的客人完成了比赛,他们用餐完毕后准备离开球场。但这时,球会大门已经被村民团团围住,所有车辆既进不去,也出不来,30余辆车堵在大门口,一动不能动。

为了把打球的客人尽快送走,球会紧急租用了一辆大巴,客人翻墙出去后,他们用大巴把客人统一送离了球场。

情况到下午依然没有改观,围堵球会的村民越来越多。下午开球的客人,打完球后天已经黑了,他们趁着夜色从球会的侧门溜了出去,悄悄离开了球场。

3月18日,潘涂社区村民围堵球会的第二天,他们在球场大门外的空地上搭起了简易炉灶,开始在路边生火做饭。这个简易食堂包括几口大黑锅和几个煤气罐,没吃完的蔬菜散落在遮阳伞旁。

也就是这一天,依然有少数客人试图进入球会打球,更多的会员则听说了凯歌高尔夫俱乐部的情况,他们取消或更改了自己的计划。

网友“不起眼的老男人”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微博上透露,本来已经跟几位球友约好了局,三人一组,只带3支球杆,“翻墙打厦门凯歌球场”。但到了3月18日,因为事态严重,“杆弟都进不去了”,他们翻墙打球的计划被迫取消。

同一天,球场给会员发了一条提醒短信,“尊敬的会员阁下:因球会附近村民与同安区政府因土地问题尚在解决中,大批人员在球会门口静坐,暂时无法接待预约,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后来的事实证明,球场的这条提醒短信非常必要,因为围堵的村民不仅没有散去,而且还将围堵升级了——白天,球会出口处人员不断,中午有200多人聚集在球场门口用餐,晚上有人固定在遮阳伞下值夜班。球会的侧门即员工通道处也出现了村民,他们用沙子、树枝和垃圾堵住路口,严禁行人出入。

至此,进出球会的道路被完全堵死。

3月23日,在正门和侧门均被堵的情况下,球会决定在球场的南面临时开一个小门,供员工进出。小门开通当天,就被村民围了起来。

4月3日,记者到达厦门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时,村民的围堵行动已经持续了十几天。只见球场的东门外立着一排红色的遮阳伞,遮阳伞底下有几张桌子,几十位村民正散落在桌子旁,边聊天喝茶打牌,边打量进出球会的行人。球场侧门处的一把遮阳伞下,五六位女性村民坐在桌子旁,盯着进入此区域的行人,告诉他们此路不通,请绕行。

在村民的围堵下,球场接近瘫痪:粮食进不去,肥料、农药、柴油等供应不上,球场草坪的维护工作被迫停止。

在此形势下,球场的经营不可避免地遭受了重大损失。从3月17日到3月23日,球会粗略统计了一下,一周的时间球场大约损失了200万,球会会员部相关人士说:“3月份是厦门打球的旺季,(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们的赛事安排得满满的,每天都有2-3个球队的比赛。

我们还接了韩国旅行团的赛事和商业赛事。当时开球时间都预约好为什么围堵球会?

村民围堵球会跟他们的一个偶然发现有关。

去年年底,厦门市同安区国土部门对全区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进行核实变更登记,相关表格需要潘涂社区盖章确认。新任村长看到要签字盖章的文件后发现,凯歌球场目前正在使用的这块土地的土地性质已经发生了变更,由集体土地转化成了国有土地。

这意味着球场跟政府70年合同到期后,如果双方不再续约,按照国有土地的性质,这块土地将被政府收回,而不再属于潘涂社区。村民老林说:“村长发现问题后召开了村委会,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了我们,我们这才意识到要维权。”

老林一再强调,潘涂社区村民的行动不是围堵,而是维权静坐。他声称,虽然球场进不去车子,但球场还在正常营业,他们看到还有人在打球,(注:村民见到的打球的人为球场球童,他们无法工作,因此在场内练球。)而他们搭帐篷的那块地不属于球场,属于潘涂社区没有被征用的土地,他们搭建帐篷并不违规。

老林强调,村民静坐维权属于无奈之举。在发现土地所有权发生变更后,2012年12月31日,潘涂社区村民来到厦门市同安区信访局,他们通过上访形式把诉求告知了政府,要求70年合同到期后,土地还给潘涂村。同时,他们还要求提高土地的赔偿金。

接到潘涂社区村民的上访要求后,同安区领导做了回复,告知他们关于土地归属问题和使用权问题,政府会在60天内给村民答复。60天后,村民没有收到答复。2013年3月初,村民收到了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政府的回复函,简单的回复惹怒了村民,成为静坐的导火索。

2013年3月17日,潘涂社区村民决定开始静坐,他们围住了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打算通过向球场施压来敦促政府尽快解决他们提出的要求。

3月20日,潘涂社区村民收到了政府的处理意见:“潘涂社区村民代表:你们反映的潘涂村凯歌高尔夫球场用地70年后土地使用权归属问题,镇及潘涂社区信访问题协调处理工作组将报请区政府向上级有关部门请示,在10个工作日内给予答复。”

记者到达现场时,是村民收到处理意见的第14天,村民们依然没有得到答复,村民说:“3月18日,政府组织了一个工作组进到村里面来,没谈什么实质问题……”

租地征地之争

村民的诉求没有得到解决,他们继续围住凯歌球场,以这种方式向政府施压。作为一个拥有合法手续的球场,这样的围堵让凯歌高尔夫俱乐部吃尽了苦头。

厦门凯歌高尔夫俱乐部筹备建设于1989年,是厦门市知名的台商企业,由陈恺投资兴建。陈恺祖籍福建晋江,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

改革开放之初,他回乡投资,考察后决定在厦门市建造一座高尔夫球场,这就是后来的厦门凯歌高尔夫俱乐部。

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是一座有着各种合法手续的正规高尔夫球场。据球场工作人员介绍,1989年球场项目申报时,国内外的环境很复杂,招商引资想进入内地并不容易。在这样的背景下,凯歌项目经历了政府的层层审批,所有的手续批文都到手后,球场才动工建造。

1991年,在拿到政府的土地批文后,凯歌球场开始修建。由于当时的环境复杂,负责建造球场的并非一般的施工队,而是当时的解放军31集团军。1993年年底,球场完成了9洞,进入试营业阶段。1994年年初,球场的另外9个洞竣工,东侧18洞球场正式开业。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是一个36洞球场。东侧18洞完工后,西侧18洞球场于2007年开始建造,并于2010年完工。

由于最开始做的就是36洞规划,球场投资方与政府签订的是36洞球场的用地合同。这36洞球场的土地由政府出面与村民协商,在政府拿到土地的使用权后,球场与政府签订了土地使用合同。

据球场资料显示,凯歌高尔夫俱乐部占地3500余亩,其中的3300多亩属于原来的潘涂村。当初征地时,由于土地使用面积较大,同安区政府(当时为同安县政府)先后跟潘涂村签订了两份征地合同。

同安区委宣传部证实了两份合同的部分细节:“1989年10月4日和1991年5月10日,潘涂村委会与原同安县土地管理局签订了两份征地协议书,约定同安县土地管理局先后征用潘涂村土地1800多亩和1500多亩,合计3300多亩。”

毫无疑问,这是两份征地合同,而非租地合同。根据1989年潘涂村与同安县政府签订的征地协议第7条显示,“土地按审批权限经有权政府批准使用后,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使用权归甲方(注:同安县土地管理局),甲方应随即一次性付清上述全部款项,乙方应及时移交全部被征土地。”1991年的第二份合同也明确说明了是“征地”而非“租地”。

1993年,在政府与村民的用地协议达成后,凯歌高尔夫俱乐部与政府签订了用地合同。这份合同中,双方也明确了土地是征用,而不是租用。凯歌高尔夫俱乐部对外联络人说:“两次征地都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球场建造以前,关于土地的事情已经落实。我们一开始规划了36洞,拿到完整的土地批复文件是在1993年,总共240万平方米的完整土地使用合同,我们是在1993年(跟政府)一次性签的。”

尽管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但直到现在,潘涂社区的村民仍认为当初与政府签订的是租地合同,而不是征地合同。

对于征地还是租地,以及征地过程是否合法的问题,同安区政府在经过调查后给出了官方结论:潘涂村征地过程合法且手续齐备,是“征地”。

对此说法,潘涂社区村民不仅不认同,还对第二份合同的法律效力也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时任村长在1992年签署合同时,并没有经过超过2/3以上村民的同意,也没有经过任何两委会(注:村委会和支部委员会)同意,村长的行为属于个人行为,并不能代表潘涂村。

而对于征地的补偿问题,村民们认为当时的补偿标准太低,现在应该再次进行补偿。根据政府与潘涂村签订的征地合同内容显示,1989年潘涂村获得的土地补偿费、青苗补偿费、安置补偿费和地上物补偿费共计12,781,020元,1991年获得的土地赔偿费共10,851,480元,这些费用都已经由投资公司支付。

对于提高补偿的问题,凯歌高尔夫球场的员工觉得不可理喻,“这就像当初5000元一平买了一套房子,现在房价涨到1万一平,开发商要来补差价,你觉得这钱能给吗?明显没道理。”

村民之所以围堵球场,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觉得自己抓到了球场的“把柄”。在给政府的上访信中,他们指出,凯歌公司改变了土地的使用功能和规划要求,属于违规建设。

改变土地的使用功能,村民指的是凯歌公司在球场内建造别墅,有村民拍到了球场售卖别墅的广告。对于建造别墅的说法,球场会员部的负责人解释说:“别墅用房属于会员配套设施,是会员服务的一部分,并不是单独卖别墅。成为球场的会员后,才可享受这部分服务。目前该会员卡还没有对外销售。”

对于球场内建别墅问题,厦门市同安区政府认为凯歌高尔夫球场并没有违规之处。2008-2009年,厦门市规划局同安分局批准凯歌公司建设高尔夫球场配套用房一、二期,名称为“会员接待用房(别墅)”。凯歌高尔夫俱乐部采用会员制,这些球场配套用房作为接待会员用房,仅为凯歌公司自用,不得转让。建设高尔夫球场配套“会员接待用房(别墅)”手续合法规范。

政府:我们在积极推进

厦门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有一个坟墓洞,因发球台后方的两个坟头得名。球场的坟头属历史遗留问题。当时建造球场时,规划用地里有1000多座坟头,很多都是附近村民的祖坟。基于尊重民俗的考虑,球场让村民继续把祖坟安放在球场内,等找到合适的地方再迁走。

时至今日,球场内仍有部分村民的祖坟没有迁走。不仅没有迁走,部分村民在球场西侧18洞建造完成后,还提出了要修葺坟头,扩大坟地面积。对于村民的要求,球场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希望扩大坟地面积,这件事可以早点跟我们说,在我们正式建造之前,球场的土地规划可以随便调,怎么扩大都行,但不能等所有东西都建好了,再跟我们提这样的要求。”

4月4日清明节,很多村民去球场内上坟。今年鉴于球场的特殊局势,球场正门一大早便出现了很多协警,帮助维持秩序。扫墓结束后,部分村民围住球场总经理,向其讨要说法。村民围住总经理理论时,同安区的相关领导也在现场,他们并未对此事表态。

4月6日,记者致电厦门市同安区区委办公室主任李丽红,她表达了对村民围堵球场静坐示威一事的看法,“政府目前在处理,我们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进行化解,我们需要深层次调查。这件事并不是我们没有及时解决,而是事件太大,无法在两三天内解决。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二十多年的问题,(村民的)一张纸无法下定论。我们要有过程,要找资料核实。我们不能随随便便承诺,这是不负责任的。

“(对于围堵球场一事)很多人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跟看到的并不一样。(村民静坐)这种形式是不对的,土地问题是土地问题,企业的正常经营要受到法律保护,任何人不能破坏和干扰。如果随便乱来,岂不是要乱套。无论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依法依规,要走程序,通过正当渠道解决……(这件事)实际的处理结果可能跟村民的期望值有差距。但是法律就是法律,任何时候都不能超越。”

对于凯歌高尔夫俱乐部面临的困境,李丽红表示:“企业不好受,他们的经营受到影响,希望能相互理解。我们会尽快解决。”

企业的确不好受。随着事态的扩大,球场员工的情绪开始出现波动,一部分球童辞职,为了挽留员工,球场已经提高了员工的基本工资,确保他们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有将近600名会员,事发后两三天,会员情绪基本稳定。但之后,会员们有些坐不住了,他们致电球场,表达了想打球的愿望,同时要求球场维护自己的会员权益。由于凯歌高尔夫俱乐部无法打球,很多会员去厦门的其他球会打球,对于打球的差价,他们希望球场给予补偿。而有些会员,他们已经开始准备起诉球场。

对于目前的状况,球场员工表达了他们的无奈:“很多人都说,你们不是不理亏啊?其实不是……我们是跟政府拿的地,我们跟政府说话,我们交税交到政府,政府跟村民签的合同。一些东西在合同里写得清清楚楚。”

球场有一部分员工来自潘涂社区,他们在正常工作受到影响的同时,还受到了来自同村村民的指责,嫌他们不够团结,竟然还去球场上班,这让他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部分人甚至受到恐吓。

对于村民的一些诉求,球场方觉得不可理解:“他们要求把国有土地转集体土地,球场这块地才用了24年,46年后的土地性质,有谁能拍板决定?”

对于事件造成的影响,球场表示无奈:“我们凯歌高尔夫一直守法经营了24年,这件事对我们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大……企业和村民都靠政府,我们希望事情能得到合理解决。”

4月25日,政府部门采取措施拆除了球场外的遮阳伞等建筑物。

但不久之后,村民又重新搭起遮阳伞,继续在球场门口静坐示威。夏天一到,村民们甚至还搭起了一些简易板房,拉起了遮阳网。一到中午,球场大门外依然炊烟四起,两三百人围着桌子吃大锅饭,晚上十几个人值夜班。

对“4·25聚集事件”,6月25日新华网表达了如下的观点:“时至今日,违法者并未受到惩处,村民仍在聚集,情绪仍在发酵,当地政府派出的工作组既未做出果断处置,也未能有效调解或说服村民撤离。”

截至本刊发稿时,凯歌的事件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厦门市同安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涉及到七八千名群众的利益和凯歌高尔夫俱乐部的长远发展,事情仍在积极推进中。

在村民的长期围堵下,目前球场几近破产,球场的相关负责人说:“从3月份至今,球场每天都花很多钱来维护,而这几个月,我们都无法正常营业,这一进一出,损失难以估计。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村民的围堵下,我们一个合法、守法、有着正规批文的企业,目前正面临倒闭的危险。未来会是什么状况,我们无法估计。”

Tags: 聚集事件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

    • 相关推荐
    • 娱乐
    • 时尚
    • 健康
    • 汽车
    • 科技
    • 体育
    • 财经
    • 美食
    • 图片
    • 视频
    • 滚动
    • 常识
    • 科学
    • 旅游
    • 家居
    • 星座
    •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