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美团大逃离”:他选择带着70个兄弟一起离开

时间:2019-06-10 17:01:32 编辑:bianji1/彩虹乐队 浏览:

亲历“美团大逃离”:他选择带着70个兄弟一起离开

  把日子过成诗,是很多人来大理的终极目标。但更多前往的人无暇浪漫,互联网下沉的滚滚浪潮将他们裹挟其中,改变着他们的命运。

  文|陈晨

  一场名为“美团大逃离”的剧目持续上演中。参演的不仅是承受不了高佣金的商户,还有消费者、代理商、骑手。

  年初,美团上调佣金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佣金从18%涨到22%,有商家甚至表示,美团最高抽成高达28~30%。

亲历“美团大逃离”:他选择带着70个兄弟一起离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4月17日,美团蒙自代理商发布告示,因无力继续执行美团的高额补贴要求,其团队将不再进行美团订单的配送,请广大用户从饿了么APP下单。

  就在与蒙自同省份的大理,老张是这场“大逃离”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老张今年快四十了,老家是四川西昌,来大理十多年,15年开始在美团送外卖。从普通骑手到小组长,再到成为管理者的站长,最终,他选择带着70个兄弟一起离开美团。

  短短四年时间,他感受着外卖平台向三四线城市扩张的迅猛速度,也感受着互联网带来的机遇与无奈。

  采访中,老张提的最多的一个词是“讲道理”,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他不怪父母,高二主动辍学,他认为这是讲道理;从四川来大理闯荡,自食其力,不靠别人生活,他认为是讲道理;承诺过的事情,说到做到,他认为是讲道理。

  进入美团,老张觉得遇到了最不讲理的一件事——“说一套做一套,想尽办法扣血汗钱。”

  不久前发布的美团财报显示,美团2018年共有60亿外卖订单,每单只赚8分钱。创立至今十年了,它还是没能盈利;另一边,饿了么在三四线城市与之展开激烈竞争,在云南大理、佛山顺德、河南新乡等三四线城市,饿了么的市场份额已经突破50%,正在快速赶超美团。

  以下是老张的自述,我们试图以一位外卖骑手的视角,还原三四线城市的外卖之争,管中窥豹地了解这场大逃离背后的原因。 “一个差评扣100元,根本不算什么”

  在农村,家里有三个男丁,是很骄傲的事也是很有压力的事。大哥二哥在读大学,我高二就辍学去木材公司做采购学徒了。

  也就这样我来到了大理。大理与缅甸接壤,我在这里做边贸木材生意。2004年因为国家政策保护环境,不能砍伐树木,这个行当我干不下去了,刚好在大理认识了一个老乡,他是文化公司的老板。

  没想不到啊,我也能搞起艺术。跟老师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帮当地宣传部门以及剧组拍摄一些短片。

  但更没想到的是,外卖点多了之后我成了一名外卖骑手。

  大理是2015年才有美团外卖,当年年中才有百度外卖,我当时点过很多单,那段时间,我就在想这个东西有点摸不到边,能做好以后肯定能拿到高薪。

  我就去了美团,当时基础订单的价格是送一单3块钱。16年美团就往大了发展了,很缺人,我去了才十多天就升为组长,没几天提拔我做副站长。

  但是当时副站长的工资不高,底薪才1800 元,我做骑手至少能赚4、5千。虽然少了风吹日晒,但对我的收入有直接影响。尤其是家里出了变故,父亲查出了癌症,存的10万块钱都花光了,还问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钱花出去了,人没救回来。

  为了多赚钱,回来之后我拒绝当副站长,我想接着当骑手。我觉得大理这个城市还蛮好的,也是旅游城市,所以就留了下来。云南这个地方不论大的小的,只要沾到木头的地方我都知道,这给我送外卖很大帮助。

亲历“美团大逃离”:他选择带着70个兄弟一起离开

  但2018年考核方式变了,变得很复杂。订单绩效这么计算:第一档0~300单是2.5元/单,300~400 单是3元/单,400—500元是3.5元/单,以此递增,每多100单多5毛钱。

  送外卖,服务是最重要的,因为直接关系我们的收入。但我们小哥心里也苦啊,比如说客人评价说菜品不行,这明明不是我们的问题,比如送餐晚了,也可能是商家出菜晚了,但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有差评就要扣钱。

  当时,一个差评扣100元。后面又搞出来一个新花样,差评不扣钱,一个差评扣20单,但这个比扣钱厉害多了。有一个月我做了1004单,超过1000单每单能赚5.5元,但因为一个差评扣了20单,掉了一个档,每单只能按照5元计算,那个月我直接被罚了1千多。

  那个月我才休息了两天,几乎都在跑单,那个差评也不是因为我的问题,客人写的评价是:菜品难吃。当时,我当着站长的面,开免提打电话给客人,客人也说:不好意思小哥点错了,我是评给商家的。

  客人是可以撤销差评的,但是美团的这个加盟商不认。这就叫不讲道理,我真的受不了,辱骂顾客、东西撒了,服务做不到是我的问题,但这个真的不是因为我的错。

  看不到春天,我就走了。 “钱暂时没有, 但兄弟对我还是认可的”

  我去了美团另一个代理商那里,被提升为站长。云南一共就三个加盟商,我在圈子里也比较有名。但我做了2个月零7天就走了。

  当时承诺我几点我才去的:底薪5000元,对于差评和投诉看情况分析,可以申诉,骑手绩效是4.5元/单,当时也有一些兄弟跟我过来了。

亲历“美团大逃离”:他选择带着70个兄弟一起离开

  起码,原来的公司说多少就是多少,但这个公司是说一套做一套了。最后骑手收到钱多是按3.5元/单、3.8元/单发放。但即使这样也没有人敢站出来反抗,大家都没办法,想想扣点就扣点吧。

  没有底薪,在线时长、差评、投诉、午晚高峰妥投率,只要有一项不达标就扣款,该工资条工资按照每单3.7元

  去年的11月份,我在网上看到阿里收购饿了么的消息。朋友也推荐我去饿了么,但当时我内心还是有点抵触的,他们以前在大理做得很差,一个站点只有10个骑手,每天就100多单,更谈不上什么管理,就像是放马喂羊。

  后来换了一个代理商,我跟新来的代理商接触了几次,老板答应了很多条件,我也怕像在美团一样,承诺很好,去了又坑。但有一点我起码能判断出来,阿里是老百姓都知道的大企业。

  我一见到那个老板就提了骑手差评如何处理的问题,他说,有差评饿了么会打电话给客人了解这个情况,是骑手服务做的不到位还是餐品问题,必须要有个回访,如果确实是骑手的问题,会先给骑手两次机会,叫回来沟通教育,如果第三次再犯,这个骑手就会被劝退。

  5天时间,我决定离开美团去饿了么。准备离职那天,我召集了兄弟,当时81个人我带走了近70个人。

  我叫兄弟们走肯定要给他们一个交代,要不然他们会埋怨我的,但从目前情况看,饿了么当初承诺我们的东西都实现了。

  我们来饿了么的那个月,当月在美团的单量补贴全部由饿了么这边的代理商发放,一毛钱不差补齐了。饿了么的工资体系也让人很有干劲,每个月有保底工资,跑单越多,每单的奖励也越多。

  鼓励骑手多跑单,这才是王道。单量高了额外有补贴,大家都很有积极性,出勤率、订单量、差评这些数据都不用刻意跟他们讲,我所在的站点上个月是5星站点。

  之前跟我来的兄弟好多都还在,饿了么在大理的规模扩大得很快,现在站点一共有17 0多号人,最多的时候达到194个。人不管到哪里都得有几个贴心的朋友,我就告诉我爱人:“钱暂时没有很多 但我手下这帮兄弟对我还是很认可的。” “快递员、外地的都赶来做骑手”

  才几个月时间啊,你现在大理大街上逛一圈,看到最多的一定是蜂鸟配送。经过1月、3月两次打仗,饿了么在大理算是站稳脚跟了。

亲历“美团大逃离”:他选择带着70个兄弟一起离开

  1月份,饿了么给商家降低费率、减免配送费,很多商家就过来了。但也有害怕不敢来的,他们怕饿了么做不起来,也怕美团给压力。有好几个商家跟我说,美团威胁他们如果来饿了么,把店铺排名降到最后,佣金涨到30%。

  因为高佣金,老张看到了不少商家离开了美团

  但第一仗我们打得还算漂亮,订单涨得非常快。从1月份的小战役,我就已经摸到了规律,按照这个规律可以算出来,日均单量有多少,最大峰值多少、我需要多少人来送。作为一个站长,这点最基础的东西你都搞不出来就该下岗。

  果然跟我的预期一样,3月份,最多的一天订单超过8000单,当时我才142个人。从早上10点开完早会,一直到晚上10点半才消停,整个站点除了我、副站长、调度,没人了,骑手们除了电瓶车没电回来换一下,都在外面跑。

  虽然订单是送完了,但我的超时订单那天绝对是不达标的,客户也是很体谅我们的,中间发生了很多暖心事情。

亲历“美团大逃离”:他选择带着70个兄弟一起离开

  那几天下大雨,有阿姨直接给我们小哥准备了热开水、姜汤;还有很多人发短信来说:外卖小哥,下雨路滑,注意交通安全,超时了不怕;还有个订单,有客人专门定了一份外卖送给外卖小哥吃。

  3月,一个最高工资的骑手是拿了18400多元,我们整个站点付出了106万多的工资,工资4000元以上的骑手真的太多太多了。大理普通上班的工资大概也就3500元左右。按照这样的速度,小哥们干两年就可以在大理买房了。

  那段时间很多兄弟回家说这个情况,大批人赶着想来做骑手。有些兄弟原本的电动车电瓶很小跑不了很远,他们马上就去买了新车,一买就五六千以上的,但他们干一个月所有投资在车上的钱就回来了。那段时间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早上开会都会跟我说,“老大,我今天要跑80单。”他们心里的账比我算得还清楚。

  我们站点20%的骑手原来是圆通、申通、顺丰的快递小哥,他们原来的工作最多也就4000多块钱,而且听他们说,想换一种方式生活,送外卖可以接触更多商家,他们觉得更有意思。还有从湖南、广州赶来加入我们的,大理这个地方毕竟是个旅游城市,很舒服,这边人也很好。

  我觉得外卖是可以作为一个事业来做的,外卖以后可能还会发展得更好。其实三四线城市的人也想过大城市人一样的生活,一些50、60岁的阿姨也在点外卖,以前我们这里生日蛋糕、鲜花这种订单不多,现在这种也很多,一些小家庭点的也很多,他们点麻辣烫都备注:不用煮熟,送生的,分装好,筷子不用。

  我自己判定,之后送外卖可能会更人性化,更多地融入本地生活,可能不只是送吃的,还可能送其他更多的东西。听公司的人说,饿了么已经开始送药、送菜了,而且要在大理开数字化一条街。

  外卖这个行当,从春节一直到5月中下旬是一个淡季,6月中旬开始慢慢进入雨季,也就进入了旺季。旺季,我们应该能干得更好吧。

Tags: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