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时间:2020-03-07 14:46:46 编辑:ylfc2cb1/ 浏览:

一场疫情让原本热闹的游乐园变得格外冷清。

园区关闭,几乎没有现金流入,设备维护、动物饲养的成本支出仍在,疫情给了原本就不太赚钱的游乐园生意重重一击。

更为残酷的现实是:处于消费链的最末端,不管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是对未来经济形势的观望,人们可能不会马上想回到游乐场去。

01

停摆的游乐园

“前期投入了挺多资金,谁知道疫情来得这么突然,工作都白费了”,一个方特的员工非常惋惜。

本来按照计划,2020农历鼠年春节,全国各地的方特主题乐园会推出各类新春灯会、花车巡游、庙会、烟火秀等活动。节前园区里已经开始布置,张灯结彩,熊大熊二光头强纷纷换上新年装。

华强方特出品的第七部动画大电影《熊出没•狂野大陆》也发布了终极预告片,猪年春节上映的《熊出没•原始时代》拿下7.14亿元票房,今年的熊出没大电影带着方特在春节档进一步攻城略地的野心。

▵ 方特动漫,《熊出没》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病毒袭来,1月23日,武汉封城。一天之后,方特发布通知,主题乐园暂停开放。

全国的方特乐园都关门了,影院也关门了,“灯很多都做成了老鼠的形状,明年也不是鼠年,肯定就不能用了。大电影也撤档了。”上述方特员工告诉市界。

根据中国游协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受疫情影响,12.2%的企业在1月20日前闭园,37.4%的企业在1月20-24日间闭园,50.4%的企业在1月24-31日间闭园。

为了减少人流聚集,10日之内,全国几乎所有的游乐园都主动关上了大门。

倘若没有这场疫情,安徽滁州的创业者潘阳应该能过个好年。

2019年,潘阳找了一些投资商在本地做了一个游乐园,准备春节期间开业,为了扩大影响力,他们年前还请到了当地的媒体做了几次推送,“流量一下子就上万了,效果不错”,投资商和潘阳商量,如果春节火爆,可以考虑投资第二期。然而,这个备受期待的游乐园却因为疫情,压根开不了门,“二期也先不做了,从原来红红火火,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令人心塞”。

春节假期本来是游乐园经营的黄金期,经营方围绕春节的营销会投入不小的人力和物力。而很多带有季节性的活动,比如冰雪娱乐、冰雕冰灯,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春节期间停摆,前期投资等于打了水漂。

▵ 广州长隆欢乐世界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刘鑫是广州长隆度假村酒店的员工,过年本应该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往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酒店都是爆满,但今年我宅在家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班”,他对自己的工作颇为担心,“一月工资和年终奖都是正常发的,但是还是很担心后面会不会减工资。”

2月25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了一份指南,要求疫情高风险地区旅游景区暂缓开放,疫情中风险和低风险地区旅游景区开放工作由当地政府决定。

此外,园区还需要做好员工的健康检测和报告,加强清洁消毒,做好医务服务,严控游客流量,防止人员集聚等一系列工作。

潘阳告诉市界,他们已经收到了同意恢复营业的通知。

但目前规模较大的游乐园还没有明确的复工时间。

市界致电欢乐谷、方特、长隆、融创乐园等游乐园,都被告知还处于关闭状态,至于什么时间能够恢复,他们也不清楚。

02

危险的现金流

对于游乐园来说,最先损失的是门票,关门、退款意味着几乎没有现金流入。

在中国本土的几个主题游乐园中,华侨城算是开山鼻祖,旗下有锦绣中华、民俗文化村、世界之窗、欢乐谷等一系列知名品牌。

2019年春节七天假期,华侨城旅游企业共接待游客560万人次,同比增长19%。

按照2019年的数据简单计算,假设各类园区人均门票按照100元计算,损失就超过了5亿元。这还不包括在游园过程中产生的餐饮,住宿以及额外项目的费用。

▵ 华侨城欢乐海岸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损失的不只是门票。

以华强方特来看,虽然主题公园的收入是重要的收入来源,占营收八成左右。但是这些重资产运营项目并不赚钱。

方特的盈利更多来源于为主题公园提供服务获取收益,包括特种电影,以及数字动漫的播映等,这两块2018年的毛利率分别达到78%和92%。

疫情影响之下,方特不仅面临门票损失,园内的特种电影也跟着停摆,原定于正月初一上映的熊出没系列第七部电影《狂野大陆》,已暂时撤档。势必影响到一季度的营收和净利润。

有业内人士表示,作为黄金经营期的春节,通常这时候的营收会占到全年营业收入的30%左右。

而以融创文旅为代表的这类企业,在运营主题公园、星级酒店群外,还经营着配套商业、娱乐秀场。

融创文旅为了减少商户的损失,推出免租金举措,对旗下运营中的文旅城商业项目所有店铺,免除2020年1月25日至2月29日期间的全部租金。和融创文旅一起免租的还有恒大、万达等地产公司旗下的文旅公司。

不仅没有收入,主题乐园们还要对设备和资产进行维护,偿还银行贷款,对于长隆、海昌等动物主题乐园来说,还有动物繁育和养护的费用。

对于全球主题乐园巨头迪士尼来说,最赚钱的上海园区关闭,带来的损失不小。

2月5日,迪士尼的财报电话会透露,上海和香港两家迪士尼园区的关闭会给该公司带来的损失预计是1.75亿美元。

▵ 上海迪士尼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迪士尼尚且如此,就更别说其他游乐园了。

根据中国游协发布的调研报告,账面现金能维持1年以上的企业仅占6.3%,能维持6-12个月的企业占16.7%,能维持3-6个月的企业占比28.5%,能维持1-2个月的企业占比31.3%,仅能维持1个月以内的企业占比高达23.6%。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疫情不能在两个月之内结束,将有近一半的文旅企业现金流受重创,这其中就包括主题乐园企业。

大型的主题乐园日子不好过,小型游乐园面临更多的是能不能活下去。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行业内人士对市界表示,“中国游乐园多为个人投资,好多家庭甚至举债建园子,是全家的唯一经济来源,由于疫情影响,今年到目前基本颗粒无收。”

调研报告中也显示,不少企业本身是高杠杆和重仓状态,如果三、四月份企业不能复工,或五一不能全面进入经营正常轨道,这部分企业就会面临生存危机。

03

不赚钱的买卖

游乐园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

虽然各有各的重点,各有各的盈利模式,也涌现出了一批诸如欢乐谷、方特、长隆等优秀品牌,但大部分本土主题乐园都是亏损或者艰难维持生计,行业内有七亏两平一盈利的说法。

一份《2015年我国主题公园行业发展现状分析》显示,近10年来涌现的本土主题公园中,已倒闭的约占80%,给国内旅游业造成经济损失高达3000亿元。

就乐园自身来说,通常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主题乐园投资在几十至数百亿元,需要至少十年时间才可以收回成本,在运营过程中,更需要专业的管理,靠谱的盈利模式,不断的创新,更新设备,以吸引游客,稍不注意,就可能造成亏损。

但目前,我国的主题公园在项目上做得并不够好。

例如,华侨城旗下的欢乐谷项目一直被外界诟病:欢乐谷的设备非自主开发,而是从国外引进,引进的设备多来自于异域文化,很难引起中国本土游客的共鸣,重游率低,入园人数在2015年时甚至出现过下滑。

▵ 方特欢乐世界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方特一直致力于为开发本土乐园,早期做梦幻王国、欢乐世界、水上公园系列,但是现在基本都是和政府合作的项目,包括一带一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少了商业化运作,也少了关注。

再就是主题公园进驻中国市场导致竞争激烈。在国内,很多城市为了招商引资,带动当地就业,引进主题乐园项目。2004年,迪士尼在中国香港建了一座迪士尼乐园,2016年又在上海建成一个。2021年,环球影城在北京建立的主题公园将会开放。叠加之下,国内的主题乐园已经严重饱和。

另外一个弱项就是模式比较单一,很多单纯依靠门票。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曾指出,目前为止国内主题公园的门票收入占比达到70%左右,二次消费占30%或更低,这与国外知名主题公园正相反。在消费习惯之外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是二次消费的产品不给力,引发不起消费欲望。

上不去的入园人数和二次消费,让华侨城们在游乐园这门生意上很疲软。

数据显示,华侨城的旅游综合收入的增速不断放缓,在“主题公园+地产”的盈利模式中,地位也让步于地产,占比越来越少。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对于主打全产业链服务的方特来说,2018年营业总收入为43.38亿元年,同比增长12.57%,归母净利润为7.88亿元,同比增长5.48%。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但看起来耀眼的数据背后,半数以上的游乐园项目净利润为负数,其中包括方特最得意的芜湖方特。

不过得益于文化科技主题公园业务和文化内容产品业务相关的政策补助,2016-2018年,方特共收到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3.43亿元、3.30亿元和3.27亿元,占当年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38.91%、36.68%和36.45%。

这也就是说,如果没了政府的补贴,方特的盈利能力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强。

华侨城、方特尚且如此,在此次疫情承压之下,其他的游乐园的日子更加举步维艰。

04

困难才刚刚开始

即便心急如焚,业内也似乎达成了共识——在中央宣布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全面胜利之前,开放游乐园的时机不成熟。

方特某地区项目部门主管秦兰对市界表示,虽然有一些景区已经开始恢复接待,但目前园区并没有着急恢复,还是要为防疫工作作出应有的贡献,公司损失些经济收入也比冒险要好很多。

另外一个游乐园工作人员也对此表示认同:目前处在值班阶段不能算复工。疫情还在关键阶段,大范围复工聚集对疫情防护没有太大好处。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游乐园的经营者们也有自己的考虑:现在大家的恐惧心理还在,即便开了门,像游乐园这种不是刚需消费,也不一定会有人敢冒险来玩。产生的运营维护费用不一定能找回来本。

疫情之下,花农在线上去库存,有些餐饮企业转型卖菜,甚至有些电影院能把自己库存的爆米花、零食饮料拿出来销售,主题乐园也在积极想办法自救,主要集中在一些线上预售、定制、优惠等方式,吸引客群,增加客群关注度等。

相比于“救急”,秦兰所在的方特承压能力相对更强,他更担心疫情结束之后游乐园的运营问题。

回顾2003年非典时期,疫情刚过,6月,世界最大型的巡回移动式游乐场环球嘉年华,即投资9000万元在陆家嘴登陆,此后的一个月里,超过130万人涌入嘉年华。人们在狂欢中发泄积郁数月的沉闷心情。

这次的游乐园还能和当年的“嘉年华”一样幸运吗?恐怕不行。

游乐园是一个“吃饱了撑出来”的产业。

非典当时从发出疫情警告到疫情明显好转,大约在60天。那时候没有封路、封城,主要的社会经济活动都在正常进行,影响和此次新冠相比,不可等量齐观。

“因为学生不开学,暑期势必会压缩;各行各业人士不开工,手里没有钱。钱包里的钱是有限的,但游乐园是在所有恢复行业的最末端,困难才刚刚开始。“秦兰感觉到压力山大。

游乐园受疫情影响生意遭受重击,华侨城损失超5亿元

虽然他所在的游乐园还没有开门,但已经开始使出浑身解数做好开园准备。

“我们正在把项目质量,游客接待标准化等进行升级,还打算恢复原有的经典项目来吸引游客。”

相对于从同行手中抢生意,秦兰表示更希望同行业联合起来恢复市场,例如在同一地区,联合不同的旅游景区,打造更丰富多元化的旅游产品。虽然游客的腰包是有限的,但是总有一款能打动游客,引发消费。

对此,国内游乐业业内人士陈远良表示认同,“今年到目前游乐园行业基本上是颗粒无收,亏是铁定的,只是亏多亏少的问题。”

他建议,“对于盈利模式,要弱化门票收入,完善娱、食、购等方面综合设置;同时加强培训,提高员工技能及服务精神;再者,通过开展拓展训练、科普教育,丰富客源渠道。”

就目前而言,“修炼内功”也是游乐园唯一能做的事情。不能没冻死在冬天,却冻伤在了春天。

Tags: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