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时间:2020-09-02 21:37:15 编辑:bianji1/ 彩虹乐队 浏览:

  接着上文我们走出林下区域,首先我得专门说一下草甸起点处那片给了我惊喜的小山坡。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多枝梅花草

  首先是,它是梅花草在华北地区常见的变种,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觉得好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儿看到过它的介绍,回家以后一搜才发现前不久果壳物种日历曾经写过它,只是那片文章完全是一部希腊神话简史,对希腊众神间复杂的伦理关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专门找来看看。而在那篇中文不多的“植物学”介绍中,最有趣的就是它的五枚雄蕊并不是同时举起,恰巧拍到一张三朵多枝梅花草的照片,每一朵的雄蕊举起的情况都不同。梅花草的这种特性可以大大延长花开传粉的时间,让父本的基因更可能地传播。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多枝梅花草的花虽然算不得很大,但是漂亮且很有特点,白色的花瓣上有明显的脉,最具特色的除了五根轮流举起的雄蕊以外,就是周边那些顶着小球球的退化雄蕊了,下图的微距镜头下可以看得很清楚,那外星生物触手般的构造其实是五组丝状裂的退化雄蕊,每组大概有十几个丝状裂,每根丝裂上顶着好像鱼籽的腺体,每组退化雄蕊的分丝比梅花草原种要多且长,这也是跟原种梅花草最大的区别,多枝的意思可能就是指这个了。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因为特别喜欢这个花,所以多发了几张照片,在草地上它们大多数一两枝开在一起,没有看到数量很多的群落。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扁蕾

  有着典型龙胆科花的外形,这也是很多野花爱好者喜爱的一个科,因为龙胆科的花大多也是蓝紫色调,许多花都不大但蛮精致。可以从上图清楚地看到扁蕾的筒状花外包裹着四棱的花萼,顶端四裂,而它的花冠同样也是四裂,雄蕊子房们就深深地藏在筒状的里面,对于传粉者还是具有一定的“门槛”。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微距镜头因为景深很浅,焦点在花冠上时,心里就虚了,当焦点对在雄蕊的花药上时,花冠就虚了。于是辣手摧花,给一朵扁蕾做了个手术,可以看到它内部的构造。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瘤毛獐牙菜

  同为龙胆科的名字不甚好听,獐牙菜属的花大概是因为花瓣比较尖才得此名,加上本种的瘤毛二字,更是不美好。但其实要说,花还是挺好看的,毕竟出身龙胆科。它所谓的毛指的是花冠基部具有腺窝,边缘产生的流苏状毛,如果用高倍放大镜看可以看到毛上面还有瘤状突起,因此得了个这么不体面的名字。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花锚

  同为龙胆科的你们一定还记得吧,特别的造型虽然不像那些蓝紫色的龙胆花花仙气十足,但胜在可爱有趣。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返顾马先蒿

  这片山坡上生长着这个季节北京最常见的三种马先蒿,先看。返顾返顾,就是回头看的意思,说的就是返顾马先蒿最大特征,就是它的花自基部向右扭旋,仿佛在回头看一样。整个总状花序能就好像一个紫红色的漩涡。这样的造型使得返顾马先蒿还是很好认出来。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穗花马先蒿

  这是老朋友,穗状花序,拥有巨大的花量。典型的唇形花型,只是上唇形成一个向前的头盔似的形状,明显短于下唇,上下唇基本上形成了一个90度的夹角。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华北马先蒿

  这个长得跟穗花马先蒿很像的则是,首先叶片比穗花马先蒿裂得更深,是羽状全裂,而更明显的区别在于它的花。看下图微距镜头就很明显,它的上唇的“头盔”有个明显的向下弯曲形成了一个嘴的形状,如果说穗花马先蒿的花像是一直展翅飞翔的鸟,那华北马先蒿就像一只正在回头清理羽毛的鸟。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狭叶黄芩

  ,唇形科黄芩属,跟并头黄芩有点像,不过叶片全缘,也就是没有齿不裂。花都是腋生,也就是从叶片的腋窝里长出来的,跟黄芩的顶生总状花序不一样。它的花萼跟黄芩、并头黄芩一样都有一个盾片,花掉落以后依然在枝干上,果期时会增大。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小米草

  ,听着名字就略显“卑微”,跟马先蒿们同属列当科/玄参科,唇形花同为它们的特征。它的下唇瓣很明显的有个豁口,长长的唇瓣上有黄色紫色的图案,有点像一个小型飞机跑道,竖线条和黄色的斑点其实都是在提醒昆虫们:快从跑道降落,进来尝尝我家的蜜吧。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败酱

  也是老朋友,在山坡上个头儿很突出,聚伞圆锥花序顶在植株枝端,花很小,远远看就是黄色一片。但是在微距镜头下,它还是正经5片花瓣4枚雄蕊的花。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这个不知道是花开前还是花落后,花苞或是瘦果。

  败酱的基生叶是卵形的但开花的时候多半已枯萎,枝干上叶片较为稀疏,都是对生,应该是羽状深裂或者全裂,边缘有锯齿状,但是实际观察中发现有的并不裂,或者裂的不明显。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异叶败酱

  这是败酱家亲戚,中国植物志里它用的俗名墓头回,这名字听着有点恐怖,但作为中药或许是指它的功效起死回生也不一定。它的花本身基本上跟败酱很像,花序下方支棱出来的带齿细长叶是它的一大特征,整体植株气质上更柔弱一点。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糙叶败酱在百花山上山公路两边水泥化的墙体上很容易发现,相对异叶败酱,它跟败酱跟像,不过植株较败酱来说跟矮,果实有翅状果苞。因为离得比较高,没有拍到果实的特写,将就裁一下看看吧。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长柱韭

  某种葱属的野韭菜,从气质上大概判断为吧,伞状花序呈球状,花紫红色,花丝花柱都特别明显地伸出花被超过1倍长,跟它长得差不多的球序韭的花丝花柱没有伸出那么长。

  其他就是一些我们曾经见过的品种,看看照片简单介绍介绍勾起回忆吧。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翠雀

  毛茛科依然美艳不减,山坡上和草甸上不时起飞。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翠雀和北柴胡,黄配蓝的小清新配色。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北柴胡

  。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山野豌豆

  之前介绍过好多豆科,关于野豌豆属好像也见过好几种了,都忘了有没有看过这个种。反正长相大概还是野豌豆属的特征,山野豌豆的特点:偶数羽状复叶,小叶4-8对,椭圆形,叶轴的顶端有分叉的卷须。花的话每个花序大概有10-25朵,而且长在花序轴的上半部。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蓝盆花

  基本上不用任何介绍了,见过好几次。不过微距镜头下可以好好观察下它的花。虽然是忍冬科但有着类似菊科花朵的结构,只是边缘的花不是舌状而是唇形花,中央是筒状花,上图是未完全开放,下图则是盛开,可以感受一下区别。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山蚂蚱草

  石竹科蝇子草属的,还记得吗?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石生蝇子草

  在上百花山的公路两旁的山石上,经常跟多歧沙参长在一起的又一种绳子草属植物,看上去跟山蚂蚱草很像,但也能一眼瞧出最大的区别,就是5枚花瓣特别的形状。下图微距镜头下很明显:花瓣在先端裂,在旁边也裂,而且花瓣上还有像小舌头一样的副花冠,整体像是特别的剪纸作品。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而筒状的花萼则几乎跟山蚂蚱草一毛一样了。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百里香

  虽然花小,但是当我趴在山坡上一种花一种花地拍过来时,满鼻腔都充斥着百里香特殊的香料味。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在山坡上拍摄的时候,一定得小心这种小沙包,你走近一看就会发现这不是普通的沙包,而是蚂蚁的巢穴,专业的叫法叫做蚁冢antihill,这个季节百花山的山坡上随处可见,仔细看这蚂蚁,个头比常见的蚂蚁大多了,不过屁股上没有刺,至少不是可怕的红火蚁。如果你不小心在拍摄的时候破坏了它们的家,你会发现你的脚上手上很快就爬满这些烦人的小东西。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好,从山坡离开,进入到草甸,绚烂的菊科在前文已经介绍了,那就查漏补缺一些,有一些之前在百花山遇到很多次的我就没有再拍,那天在小山坡上收获惊喜以后,其实剩下的就是一门心思找绶草,但兰科真的不好找,从林下林缘到大草甸,眼睛看花了依然没有找到,眼瞅花期要过,估计真的只能寄托来年了。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龙牙草

  蔷薇科,总状花序,黄色的花多且密,而且多一丛丛聚生,在草甸上还是很亮眼的存在。从6月开到现在,从林下到山坡到草甸都有生长,也算山里常见的野花,好像之前也介绍过。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水蔓菁

  草本威灵仙在草甸上已经看不到了,但是它车前科的远亲却还在开昂,其实跟前者相比,我更喜欢水蔓菁一点,感觉它柔弱一些颜色也更为淡雅。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当天还拍到一棵这样的花,回来查半天也查不出来,后来经花友提示,大概认定是一株发育不全的水蔓菁,跟它同伴长长的总状花序相比,这一株的花序实在是太残了。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展枝沙参

  草甸上的沙参们已经到了花期尾声,因为上一期专门用了大神的沙参鉴别图表,所以这次还特意把一路包括林下见到的各种沙参放一起介绍吧,有了上次坚定的经验,这一次感觉简单多了。草甸上大部分的还是,几个特点:花冠钟状不收口,花柱不伸出或略微伸出;叶片至少中下部的叶是轮生(看到三叶和四叶的);萼裂片全缘也就是没有齿。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多歧沙参

  而在山坡尤其是上山路边的特别多花团密集的,特点是:叶互生,有齿;萼裂片有齿;花序很多分支,花量大,花柱伸出花冠。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狭长花沙参

  这款谢了的花应该是,特点为:叶互生,有齿;萼裂片有齿;总状花序花少,有时单花。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细叶沙参

  最好认的,特点:花冠坛状,收口,花柱长长地伸出;叶细长条,互生;萼裂片细丝状。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华北八宝

  最近两次来百花山,我都是去程走林下小道,返程走山脊公园路线,山脊上尤其是悬崖边的石头下,很容易看到一些开着红花的景天科植物,通过观察它特别的带齿的互生叶片,判断为,也叫华北景天。它长得很像日常在公园里常见到的被标注为八宝景天的植物,那个多为长药八宝,只是长药八宝的叶片锯齿没那么明显,几乎上算得上是全缘。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华北景天因为多生活在悬崖石头缝里,植株一般较矮,粉色的花其实还蛮好看的,雄蕊跟花瓣差不多长。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钝叶瓦松

  是北京野生的还算好看的一种多肉,跟华北八宝的生境类似,如果天气再冷一点叶片上了色更好看。不过只要挖回家很快就变丑,因为城里提供不了中海拔山脊上足够多的光照和足够低的凉爽温度。钝叶瓦松跟大部分瓦松一样,开花即死,它第一年只有莲座状植株,第二年抽出花序,完成繁衍就结束生命。比如上面这一棵,就活不过秋天了。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在山脊上看到这棵树,看了看还以为是花,先拍下来,后来回来观察应该是花谢以后的萼裂片,一查发现是六道木,还很可能是之前来百花山拍到的同样一株。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专门找了下面这张花期,六月份拍的。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短尾铁线莲

  最近每个周末无论去哪儿玩好像都能遇到的,经常爬满树枝和铁网。比较明显的两回三出复叶,边缘有粗锯齿,有时候有3裂。跟其他铁线莲一样,那四片白色的“花瓣”是它的花萼,没有花瓣。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这就是今天关于8月下旬的百花山,一个夏末初秋的百花世界,不知道下一次登上百花山又会是什么时候,但是过去的这个夏天,我肯定会牢牢记住的。

八月下旬的百花山:秋意比平原来得更早,菊科绚烂的盛宴 (下)

Tags: 百花山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