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的头等舱机票,你们为什么让我坐经济舱

时间:2019-07-04 23:54:26 编辑:bianji1/ 彩虹乐队浏览:

我买的头等舱机票,你们为什么让我坐经济舱

  我买的是头等舱的机票,你们为什么给我经济舱?!

  我买的是头等舱的机票,你们为什么给我商务舱?!

  我买的是商务舱的机票,你们为什么给我经济舱?!

  我买的是超级经济舱的机票,你们为什么给我经济舱?!

我买的头等舱机票,你们为什么让我坐经济舱

  现在航空公司的机票通常会分为经济舱、超级(舒适/优选/明珠)经济舱、商务舱、头等舱四种不同等级的舱位进行销售,对应着不同的服务标准。乘客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多掏一点点钱坐超级经济舱,或者多掏一点钱选择商务舱。

  如上图,很多时候,超级经济舱和商务舱并不比经济舱贵多少,而且还比全价经济舱更便宜,而可以得到的服务和体验远超经济舱。(注意了,请留意后面的提醒。)

  但是,由于天气或者飞机机械等原因,航空公司有时候不得不更换机型,例如大飞机换小飞机,结果商务舱位置不够了,又或者换了没有超级经济舱的飞机, 座位不够了。

  如果不赶时间,你可以要求改签。

  但是如果不想改签,就只能接受降舱了,可能降到商务舱,也可能降到经济舱。这时候记得降舱一定是有补偿的!

  下面给大家分享3个案例:

  1、2019年4月某天 南航深圳飞北京

  我这张票是很久以前买的特价商务舱,原票价比全价经济舱的价格要低,当天深圳因雷雨,许多航班出现延误,而南航将原计划的一架含头等舱的A330-300,换成了较小的A330-200,所以头等舱和商务舱都超售了。

  可能我长得比较好看,在我值机的时候,南航的值机小姐姐在键盘噼里啪啦敲了一阵,然后向我眨了眨眼睛,就问我能不能降舱?然后我就和她商量起来了:“可以啊,有补偿吗?”她很爽快的说:“有的,而且还有两种方案,一种是退差价,另外一种就是一口价退2200元,建议您选第二种。”我顺便问了一下,如果从头等舱降到商务舱也是一样补偿方案。

  哈哈,我当然选择了对于我最好的方案了。

  后来飞机上坐我旁边的,是一个从头等舱降到经济舱的乘客,我看他坐得也挺开心的,估计对降舱补偿也是很满意的吧。

  2、2019年6月某天 东航深圳飞南京

  这次买的是东航的超级经济舱,买的时候价格和经济舱是一样的,座位间距可以大一些,里程可以多一些。起飞当天,东航换了没有超级经济舱的飞机,我原来提前值机选好的座位也被调整到后排的经济舱座位。

  这一次,东航的服务就有点令人失望了。

  值机的时候问了一下,工作人员看起来并不了解,让我找值班经理。当我去到值班经理柜台,巧合的是前面的老先生和我一个航班也是超级经济舱降舱在咨询。东航的工作人员显然比较马虎,就敷衍着说他也不清楚飞机的情况,有时候会换飞机,经济舱的价格也是一样的,他们也没有办法,那位老先生只好默默的离开了。

  轮到我,我直接就说降舱了,应该有补偿吧。还是那位工作人员愣了一下,然后问旁边的经理,得到确认以后才说:“是的,我们给你开一个证明,你自己打电话给95530去申请。”然后他才发现现场没有证明的文件了,急忙打印了几份,然后再去值机那边确认了情况。他知道我一直在听着他对前面的老先生的解释,可能有点不好意思吧,还马上打电话给值机说通知一下那位老先生回来拿降舱证明。

  为什么我会知道有补偿,因为同样是降舱,东航北京的处理方法是二话不说直接现金补偿机票价格的20%或者200元。

  后来我打电话给95530,发电子邮件把降舱证明传真过去,留下银行卡账号,补偿很快就到账了。

  3、2019年7月 深航北京飞深圳

  这一次不是机型变了,而是航班取消了,虽然国航也有超级经济舱的空余座位,但是改签的时候却无法同等舱位改签,只能是普通经济舱了。由于有些匆忙,当天在北京T3没看到深航的柜台,就赶紧去过安检了。

  过了安检,打深航的客服电话,客服似乎也没怎么遇到过这种问题,开始和我解释因为和国航的签转协议不包括超级经济舱,所以很抱歉,但是也只能这样。当然,我知道降舱肯定是有补偿方案的,所以我建议要不我转投诉?这时候深航的客服答应我她打电话去现场柜台问一下。

  几分钟后,深航回复我有补偿200元的,需要去现场柜台拿,但是我已经登机了,所以建议我下次路过北京的时候去拿吧,他们登记好了。

  没想到的是

  当我抵达深圳,已经是半夜12点多,深航客服再次致电,说他们协调好,我可以现场去深圳的深航柜台拿补偿。可惜,我那时候已经快上机场高速了,于是约好了下次深圳出发的时候再取吧。

  更没想到的是,三天后深航又打电话给我,用更直接的办法就给我转账了。

  所以,只要是降舱了,航空公司其实都早就有成熟的补偿方案,有时候你可能遇到一些业务不熟悉的工作人员,但是只要你坚持,降舱都是能拿到补偿的,虽然这种补偿可能不能完全弥补了降舱的失落感,但想想这也可以是旅行的一种意外的乐趣。

  对于航空公司,提前沟通,主动提出补偿方案,这才是真正的解决方式,也能避免不必要的争吵。

  当然大家也看出,好些补偿是需要沟通的。这未必是说工作人员故意瞒着乘客或者怎么样,有的员工确实是没怎么遇到过这样情况,不知怎么处理。因此大家争取自己权益时,也请保持耐心,有话好好说。

Tags: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非中国彩虹热线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

    • 相关推荐
    • 娱乐
    • 超级经济舱,买的时候价格和经济舱是一样的,座位间距可以大一些,里程可以多一些。起飞当天,东航换了没有超级经济舱的飞机,我原来提前值机选好的座位也被调整到后排的经济舱座位。

        这一次,东航的服务就有点令人失望了。

        值机的时候问了一下,工作人员看起来并不了解,让我找值班经理。当我去到值班经理柜台,巧合的是前面的老先生和我一个航班也是超级经济舱降舱在咨询。东航的工作人员显然比较马虎,就敷衍着说他也不清楚飞机的情况,有时候会换飞机,经济舱的价格也是一样的,他们也没有办法,那位老先生只好默默的离开了。

        轮到我,我直接就说降舱了,应该有补偿吧。还是那位工作人员愣了一下,然后问旁边的经理,得到确认以后才说:“是的,我们给你开一个证明,你自己打电话给95530去申请。”然后他才发现现场没有证明的文件了,急忙打印了几份,然后再去值机那边确认了情况。他知道我一直在听着他对前面的老先生的解释,可能有点不好意思吧,还马上打电话给值机说通知一下那位老先生回来拿降舱证明。

        为什么我会知道有补偿,因为同样是降舱,东航北京的处理方法是二话不说直接现金补偿机票价格的20%或者200元。

        后来我打电话给95530,发电子邮件把降舱证明传真过去,留下银行卡账号,补偿很快就到账了。

        3、2019年7月 深航北京飞深圳

        这一次不是机型变了,而是航班取消了,虽然国航也有超级经济舱的空余座位,但是改签的时候却无法同等舱位改签,只能是普通经济舱了。由于有些匆忙,当天在北京T3没看到深航的柜台,就赶紧去过安检了。

        过了安检,打深航的客服电话,客服似乎也没怎么遇到过这种问题,开始和我解释因为和ges = 0;因cid = $('.active').,('id'); ipage = 和ges; $.ajax(释 url : '/Coray/getajax.xml', :'get', ,:{"空id":cid,'和':ipage}, ,Type : 'html', beforeSend:和我解释$('#divload').html('

      正在加载...
      '); $('#divcon2').show(); wan=false; }, success : 和我str释ifstr!=""释$('#divcon1').show(); $('#divcon2').hide(); $('#divcon1').appendstr; 和ges++; wan=true; }else释$('#divload').html(''); $('#divcon2').show(); } } });因page = 1;//这个不是真正的页数,而是位移量因为和ge = 1;$('.').click和我解释凊if$('#feed-nav-wrap').offset().top-种问题!ollTop()<45释$('html,body').animate({ollTop:$('.tiaozhuan').offset().top}, 8);}凊因cid = $(this).,("id"); $(this).siblings(,moveC('active'); $(this).addC("active"); ge = 1; 和ge = 1; $.ajax(释 url : '/Coray/getajax.xml', :'get', ,:{"空id":cid,'和':0}, ,Type : 'html', beforeSend:和我解释$('#divcon1').hide(); $('#divload').html('
      正在加载...
      ');深臊 $('#divcon2').show(); }, success : 和我str释ifstr!=""释$('#divcon1').show(); $('#divcon2').hide(); $('#divcon1').html(str; }else释$('#divload').html('
      没有更多内容...
      '); $('#divcon2').show(); } } });});凊因wan=true;因totalheight = 0;臊深和我 loadD(){臊totalheight = parseFloat$(window).height()) + parseFloat$(window).ollTop());淇 if (种问题height() <=totalheight &&wan==true) {// 说明那条已达底部淇 因cid = $('.channel-tab .active').,('id'); page = 和ge; $.ajax(释 url : '/Coray/getajax.xml', :'get', ,:{"空id":cid,'和':page}, ,Type : 'html', beforeSend:和我解释$('#divload').html('
      正在加载...
      '); $('#divcon2').show(); wan=false; }, success : 和我str释ifstr!=""释$('#divcon1').show(); $('#divcon2').hide(); $('#divcon1').appendstr; 和ge++; wan=true; }else释$('#divload').html(''); $('#divcon2').show(); } } });}} $(window).oll( 和我) { 检了。

      loadD(); 检了。<});臊})

      <空余bg">精彩推荐

      <空余bg">旅游杂谈推荐

      安检,打深div class="Tad">
    深div class="erwei_cnt">